半亩星河

遭難

浪漫非行:

意识流又来了。




-


丁程鑫打电话来时,马嘉祺正在后台上妆。


他半闭着眼,化妆师在给他画眼线,助理把手机递给他,他瞥了下屏幕,看到丁程鑫的名字显现在上面,略感意外。


他们已经很久没联系了,像无数分手的情侣般,退回到了一个台面上说是普通朋友,实则是陌生人的位置。


电话在他发愣的时候断了,屏幕也暗了下去,跟着又再次亮了起来,还是丁程鑫的来电。


化妆师画完了眼线,示意他接电话,于是马嘉祺便按了接听。


那头的声音很嘈杂,似乎也是在什么人很多的地方,然后丁程鑫明亮的声音响起:“马嘉祺!”


“恩,我在。”马嘉祺想,丁程鑫还是这样,永远活泼,永远精力旺盛。


那头又说道:“你是不是也在xxx颁奖礼,我刚才看见你了!”


马嘉祺明白了,原来他俩等会儿是要同台了,怪不得丁程鑫会突然给他打电话。


这么一想,他顿时有些感慨万千。在他们各自单飞后,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两人鲜少出现在同一场合。而私下更是不可能碰面。于是在不知不觉中,他们真的已经好几年没有好好碰过面了。


他开玩笑道:“是啊,我在啊,你想见我吗?”


“诶,你怎么知道?”令他意外的是,丁程鑫居然认可了这个答案。


马嘉祺说不惊讶是假的,他以为他们俩早就各奔东西,彼此都不想再见到对方了。


或者说,没必要见对方比较准确。


 


他感觉有点眩晕,他努力去捕捉声音,却觉得什么也没听到,周遭的一切忽然沉默,马嘉祺什么也听不到。


直到上台,接过话筒的时候,马嘉祺突兀地又重新听到了声音。


他在舞台的边缘,看到了台上的嘉宾和台下闪烁的灯光,听到了音响传来的失了真的颁奖词,又听到了台下遥远而响亮的欢呼声。


如梦初醒般,马嘉祺被一下子拉回现实世界,在旁边经纪人小声的催促声中,摆好了一贯的得体笑容,在众人的掌声中走上了舞台。


捧起奖杯的时候,他望着台下的人们,又回头看了下后台,意外发现了一个他最熟悉的身影。那人站在阴影中,对着自己笑得开心,手上还维持着鼓掌的姿势。马嘉祺看着他不曾变化的五官和与记忆中并无两样的笑容,突然恍然,原来他们之间那些爱呀恨呀短短长长的一下子全都过去了。


马嘉祺想起他们分手的夏天,他们都还很普通,他们在一个学校上课,放学了一起去练歌练舞,然后坐在一起写作业,偶尔一起去外面逛街夜游。


那时候他们已经出道了,却依旧有着做不完的作业,依旧能偶尔坐着公共交通出行,走在路上有些人认得出他们,有些人不能。


还是很普通的小孩子。


丁程鑫买甜筒的时候,会给马嘉祺舔两口,他们一起买过很多冰激凌,也吃过很多顿火锅。


那时候马嘉祺的手机相册里都是重庆的照片,他说,他每天都在好好地认识重庆。


丁程鑫看到这句话后,意味不明地笑了下。


他笑的样子很像以往的每个时刻,但是马嘉祺在其中嗅出了一点不一样的味道,他说不上是什么滋味,总之是让他觉得不对的感觉。


然后他就因为丁程鑫牵起了自己的手忘记了这回事。


现在回想,马嘉祺记忆中的丁程鑫,大多都是这时候的印象,少年的,普通的丁程鑫。


 


丁程鑫是什么时候变得不普通的?


马嘉祺对此没什么概念。


大约是分手以后吧。


他们受到了万人的瞩目,被舞台灯光照得刺眼,却又渐渐熟悉了这种不适,于是他们也开始变得不普通。


俗话说,情场失意,职场得意。马嘉祺不得不承认,他们分了以后,反而过得更好了。也许爱情和事业本来就是相克的东西。


但是现在的马嘉祺一直以为,当初他们之间是没有爱情的。


他一开始以为自己是丁程鑫的特别,丁程鑫只喜欢黏着他一个人,那时候的他也是在乎丁程鑫的,他总是不知不觉中就会盯着丁程鑫看,而他发现,恰巧丁程鑫也在看他。


少年人的亲密来得自然而迅猛,他们很快就成为了很好的朋友,可以一起上学放学,一起练习,一起逛街,一起睡觉的好朋友。


哪怕是镜头前也是如此,那些喜欢与亲密都是不用掩饰的感情。


人人心里都有座断背山,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们都以为这句话是真的,于是在一起便是一件自然的事。


 


那从什么时候开始变了呢?好像也是一夜之间的事。


是出道后日程渐渐繁忙,是他们之间多了很多外界不可抗力的因素,是他们身处的环境变了,于是再也不像以前一样黏在一起,慢慢地回到了普通队友的位置。


分手成了一件既定的事情,理由是,太忙了,太累了。


马嘉祺很轻易的接受了这个说法,但他发现,随着环境的变迁,丁程鑫有了新的黏人对象,他有了新的好朋友。


他过于聪明,前后所有一联系突然便醒悟了,不是他特别,是丁程鑫特别。丁程鑫总是这样,喜欢付出,有着用不完的热情,在他人生的每个阶段,他总要找到一个人,倾尽自己的所有,跟他黏着跟他好着,他就是喜欢付出自己的真心,仿佛只有这样他的阶段才是圆满的。


他明白以后便觉得过往的事一下子变得可笑起来。


丁程鑫那些甜蜜的笑容一瞬间都变了味,就像一颗颗裹着糖衣外表的芥末味整人糖果。


马嘉祺为此消沉过一会儿。他某天晚上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胡思乱想了一会儿,又打开手机搜索了遍他们一起唱过的歌一起跳过的舞,挨个看了一遍。在他们普通走向不普通的路上,两个人那些眼神和动作,哪怕是隔着虚假的屏幕和电波,看着也是如此的亲密和默契。马嘉祺很难不相信,他们这么在乎过对方,甚至真的谈过恋爱,居然到了最后,得到的真相却是丁程鑫对他的喜欢从来不是爱情。


他想起了那首在饭圈很流行的歌,少年人善说谎话一个眼神骗过天下。


他很少失眠,那晚却有点睡不着。


半夜两点的时候,马嘉祺干脆打开了那首歌,跟着一字一句地唱了起来。


我告诉你不要相信那些表演出来的情啊爱啊


少年人善说谎话一个眼神骗过天下


回头看最多只心上一块疤


在假相中赖着不走的才是傻瓜


……


他听着听着,最后还是戴着耳机睡着了。


马嘉祺没有梦到他们的过往,反而是梦到了一个遥远的未来,他和丁程鑫站在一个很高的舞台上,底下热热闹闹的都是粉丝。他们围着那个舞台坐满了整个场馆,马嘉祺望过去一层二层三层全都是人,大家一起喊着他们的名字,灯牌的光和舞台的光一起映在他眼里,他有点睁不开眼。


他听到的声音中,数他和丁程鑫的名字最为响亮。于是马嘉祺别过头去看旁边的人,那人大方地笑着,对着台下挥手,有着一个大明星应有的模范。


有人在背后说,马嘉祺你说句话吧,粉丝都在喊你名字呢。


手上突然多了一个话筒,马嘉祺便把话筒举到嘴边,他在心里想,今天是什么日子我都不知道,我说什么啊。


嘴巴却犹如脱了线的装备,开始自顾自地发言。


他听到自己说,谢谢大家一直对我们的支持,我们的今天离不开粉丝。话锋一转,突然又变成,在还没出道的时候,丁程鑫的人气已经很高了,我是后来进来的,一开始真没什么粉丝。我那时候就很喜欢丁程鑫了,他也是,我们一开始关系就很好,经常一起唱歌跳舞,还一起写作业,我不会的他都告诉我。后来我住到了重庆,我们就经常一起出去玩……


马嘉祺心想,自己在说什么呢,没人叫他提丁程鑫啊。他忐忑地看着旁边人,发现他正好奇地看着自己,一脸地“你到底在说什么啊”,可他的嘴角还是上扬着的。


然而马嘉祺的嘴巴还在继续说着,他又说,我一直都很关注丁程鑫,我很在乎他,不管是出于队友的立场还是朋友的,我一直看着他……


我一直在乎他,我一直看着他……


醒来的时候,早上8点不到,马嘉祺摸了摸自己的额头,依稀摸到了一点汗,他从床上下来钻进卫生间洗了把脸。


在冷水扑到脸上的那一刻,马嘉祺终于明白了,没有什么断背山,也没有什么少年情窦初开,丁程鑫对他的不是爱情,其实连自己对丁程鑫的也不是爱情。


他们之间对彼此的在乎是真的,但那并不是爱情。


人生很长,会遇到很多人,也会有很多种感情,不是每一种喜欢与在乎都是爱。自己经历的不过是地球上十几亿少年都会经历的烦恼,没什么好值得哀哀怨怨。


在十代的快末尾阶段,他总算想明白了这点。


于是在单方面,马嘉祺与丁程鑫和解了。


 


在一起的时候,他们是普通的,不在一起的时候,一夜之间脱胎换骨成了不平凡的明星。


很快地,组合的事业达到了一个巅峰,梦中的情景在几年后顺理成章的演了一遍,不同的是,他们仅仅只是一起鞠了个躬,然后相视一笑,没有言语。


这之后单人的通告逐渐变多,他们都上了大学,彼此考取了不同的学校,再也没有写不完的作业,身边一起逛街夜游的人也换了。


马嘉祺很少回重庆,偶尔几次回来总觉得和印象里不一样,具体哪里不同又说不上来。


那个放着很多照片的手机早就坏了,被他扔进了抽屉深处,他不记得那些见识过的风景了。


丁程鑫也是,太过于忙碌的日程让他慢慢也有点忘了关于丁程鑫的事。


他想丁程鑫也是这样的。


偶尔刷朋友圈的时候,他可以看到丁程鑫多姿多彩的成年生活,和不同的朋友出去玩,拍不同的照片,相同的是他脸上永远好看的笑容。


马嘉祺对此无动于衷,他想丁程鑫的人生和他又有什么关系,他们不过是普通队友罢了。


他很少再提到丁程鑫了,只有过去老友聚会或是采访时,他才会从回忆中挖掘一点和丁程鑫相关的往事来。


想到时每每都会笑,少年时代的过往总是温馨的。


而他某次无意间发现,丁程鑫也是,提到他时,脸上会露出一点区别于平常的,只有回忆时才会有的温柔笑容。


但过去了就是过去了,马嘉祺觉得,让他们温柔只是因为那是过去的回忆。


 


谈恋爱也是谈过几次的,背着粉丝们偷偷享受过几次所谓的爱情,然而都不长久,也没什么深刻的印象。


唯独令他印象深的是,第一次亲吻怀中女孩的时候,他脑海里鬼使神差的想起了那年夏天,他和丁程鑫在练习室里练舞,只有他们两个。


他忘了他们休息的时候说了什么,反正最后丁程鑫有点难过,有点想哭,于是他轻轻地抱了丁程鑫。


丁程鑫的下巴搭在他的肩膀上,然后那些眼泪有没有流下来他也忘了。


拉开的时候丁程鑫的嘴唇抖了一下,他想说什么,马嘉祺却没让他说出口,他凑近丁程鑫,亲了下他,堵住了他所有的话语。


他只是贴了一下,却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他们俩都在颤抖。


亲完丁程鑫就笑了,然后马嘉祺温柔地跟他说,我们下去吃东西吧。丁程鑫说好。


于是他们便手拉手一起离开了练习室。


马嘉祺亲着女孩的时候,心里有个声音在说,她和丁程鑫一点都不一样。女孩的嘴唇比丁程鑫更柔软,还带着特有的香气,可马嘉祺却怀念起了十几岁的夏天,那个带着汗水和泪水咸味的初吻。


而他到底是在怀念什么呢?马嘉祺问着自己。


无人回答。


 


丁程鑫要跟他见面,马嘉祺找不到理由和他见面,但也找不到理由拒绝他。


他在台上看见丁程鑫,后者已经完全长成了大人的模样,和少年时代再也不一样。


见一面也许是好的,他们已经很久没见过,但也许是一个新的万劫不复的开始。


总之马嘉祺鬼使神差地说自己接下来有通告推不掉,拒绝了丁程鑫。


他听到丁程鑫失望地回了句,好吧,心里只觉得有某个地方在隐隐揪着。


可很快经纪人来拍他肩,对他说,某某导演也在这里,他想见下你,没准他下部电影会找你。


马嘉祺赶紧放弃了自己所有的私人情绪,没有什么比工作更重要。


 


年底的时候马嘉祺回了一趟郑州,家里人递给他一沓信封,说是粉丝给他的。


睡前马嘉祺坐在床上,把信一封一封拆开,看着粉丝对他的各种真情实感,他觉得挺好玩的。


直到他看到一个朴素的白信封,上面只写了他的地址,而且字迹飞扬,怎么看也不像是出自女生之手。


心里有某种预感升起,马嘉祺拆开以后,掉出来一张照片,上面拍了一些吃的,不知为何他直觉这是重庆,把照片翻过来,后面只有三个字:祝福你。


马嘉祺笑了一下,随即感觉眼眶里有什么东西马上就要夺眶而出。


 


二十代已经过去一半,写不完的作业,逛不完的街,曾经一起睡过的床,十代的夏天带着冰激凌和火锅的味道早就离他远去,而道路的前方依然是道路。


马嘉祺看了看窗外,今年的郑州也下雪了。


少年不识爱恨一生最心动。


此生最大的遭难,就是遇到了你。


他觉得很欣慰。


 


END

评论

热度(332)

  1. .浪漫非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