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亩星河

春宵一刻值千金

小鱼宝:

1、我瞎编的,别认真,比心


2、HE,1w左右,一发完,比心♥


3、圈地自萌勿上升真人 × 921128


 


古风欢脱


瞎写,凑合看


 


1、




这是易烊千玺这个月第三次偷溜出易宅,身边跟着的小厮阿虎就差抱着自家少爷的大腿阻拦了,但还是没拦住。




只得提心吊胆的跟着,心里默默祈祷着不会被老爷发现。




要说易烊千玺在这临安城里,也算是大户人家的公子,家里祖辈经商,整个临安城的粮食生意易家都能说上几句话。




易老爷为人谦和稳重,生得大公子易烊千玺平日里也算是个文静的性子,但是一旦顽劣起来,也是一般人拦不住的。




反倒瞧着易家二公子倒比自己的兄长还要更稳重些。




“大少爷,您还是赶紧回去吧,老爷前些日子可是当着整个易宅上上下下的人下了令,您这一个月内都不得踏出宅子一步的……”




阿虎在身后匆匆的跟着,急切的劝说着,见着自家少爷毫无回头的意思,急得抓耳挠腮。




这易烊千玺被易老爷禁了足其实倒也不是犯了多大的事。




事情发生在十日前,那日易烊千玺照例去城里的学堂习读诗书,一堂课结束中间休憩时,易烊千玺拿了自己的新得的玩意儿出来。




其实就是一只颜色艳丽的大蜘蛛,拿着放在桌上正与别家的少爷公子炫耀呢,也不知怎的,那蜘蛛仿佛是新奇了起来,沿着桌子一路就爬到了教书先生身上。




先生正在眯着眼睛打盹儿,众人不敢打搅,眼瞧着那蜘蛛爬到了先生的后颈处,先生一下惊醒。




其实要只是这些倒还好,主要是先生从混沌中突然惊醒,一下没顾着,不小心一头栽到桌上,桌子上是刚研好的墨,就这么准确无误的全都糊在了先生的脸上。




这先生在众多人前抹了脸面,自然是气得吹胡子瞪眼,不仅当场没收了易烊千玺的新玩意儿,更是当日便将此事告诉了易老爷。




易老爷当即便表示一定会好好惩戒自家孩子,这才让先生满意地回去。




这不,当日就下了令,一个月内不许易烊千玺再踏出易宅一步,这一个月内好好三省己身。




“我说阿虎,你看我之前溜出来那两次不都安然无恙的回去了吗,父亲也并未曾发觉什么,你怎的如此怯懦,你且放宽心,不会有事的。”




易烊千玺大手一挥安慰着战战兢兢胖胖乎乎的阿虎,脚下的步子不带停的往街上走去。




阿虎没得法子,只得跟着,到现在也不知道自家这大少爷究竟是要去往何处。




走了约摸一刻钟的时间,易烊千玺到了一家绸缎庄,看着牌匾满意的笑了笑,拽着阿虎就进了店铺。




阿虎满脸的茫然,来绸缎庄这是要做什么?莫不是家中的衣裳不够穿?




“诶~客官您里面请,想要些什么样的布匹?小店里有不少市面上难得的绸缎,客官不如瞧一瞧?”




刚踏进门,店家就热情的迎了上来,易烊千玺摆了摆手示意自己看看,店家便识趣的到一边候着去了。




阿虎看着自家少爷东挑西选的,好似十分认真的样子,脑海里思索半天也不知少爷为何突然要来绸缎庄。




突然脑海中闪过一丝想法,阿虎一惊。




莫不是……莫不是少爷有了心爱的姑娘,所以专门来绸缎庄选绸子做衣裳送予对方。




但是转念一想又不太对啊,自己日日都与少爷在一起,从未见少爷对哪家姑娘上了心啊。




正想着呢,自家少爷的声音再次响起:




“掌柜的,这匹绸缎,我要了。”




掌柜的赶紧放下手上的账本走过来,满脸的笑意在看见那匹绸缎的时候僵住,变得有些为难。




“这位公子实在是抱歉了,这匹绸缎是前些日子旁人订下的,便独独只有这一匹……”




掌柜的话刚说了一半,铺子里又踏进一人,只见掌柜的眼睛一亮,赶紧开口继续说道:




“便是这位公子订下的这布匹了。”




易烊千玺转头,便看见一个器宇轩昂的年轻男子,瞧着年龄相仿,但是却给人一股子英气的感觉,偏偏生得一双勾人的桃花眼,嘴角微翘,似乎带着些笑意。




瞧着对方仿佛是个好相与之人,且他要这布匹确有急用,过几日便是易老爷的生辰,易烊千玺想要为父亲准备一份贺礼。




于是,敛了神色,挂上了笑,朝那男子走了过去,十分礼貌地开了口:




“这位兄台,过几日便是家父生辰,我想买下这匹绸缎为家父做一身衣衫,不知兄台早已订下,不知兄台可否,将那布匹让于我,我定当感激不尽。”




易烊千玺自认为自己这礼节应该是无甚问题的,且为父亲准备生辰贺礼确是急事。




那边阿虎一听自家少爷的话,整个人一怔,再过几日便是老爷的生辰,不曾想少爷这般用心,阿虎心里感慨着自家少爷的孝心。




于是,便想着也要上前帮忙给这男子言语上几句,希望能将这布匹让与。




结果脚刚抬起了还未来得及迈出去,那高大的男子便先一步跨了过来,直直挡在了他的身前,隔绝了胖乎乎的阿虎与自家少爷的视线。




阿虎本想上前凑凑,结果瞄了一眼对方气宇轩昂的模样,以及那高大的模样,默默地退后了两步腾出了位置。




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腿,心里不禁感慨:这双腿,真的是到了用时才方恨短啊。




“兄台是为令尊准备寿礼,我自然是应将那绸缎让于你。”




易烊千玺听到那人的声音响起,嘴角一勾,就知晓这人定会将布匹让于他的。




“但是,”就听这人话锋一转,继续说道:“这绸缎我很早之前便已定下,等了好些时日,今日刚到,我便来取。恕我无礼,这布匹,我不能让与兄台。”




易烊千玺一怔,不能让?“你!……”




有些气结,转身重新看向掌柜的,有些不悦的开口:“掌柜的,我问你,如若我现在订一匹这个绸缎,最快几日可以拿到?”




老板看着他,小心翼翼的回道:“这位客官,这布匹是从南方运来的顶级绸缎,最快,也要到下月中旬才能拿到。要不您再看看别的?”




“可是我就看上这匹了。”易烊千玺也不知是怎的了,就偏偏要那匹布。




那边角落里的阿虎擦了擦额上的汗,心里有些无奈。




得了,少爷这顽劣倔强的性子怕是又上来了。




易烊千玺其实是真的瞧上这匹绸缎了,这绸缎是难得上好的材料,他想着这么多年也从未给父亲准备过什么好的寿礼,更重要的是,父亲的生辰恰巧在他被禁足这段日子里。




若是讨得父亲的欢心了,岂不是就能解了他这禁足,他心里是有自己的小算盘的。




罢了,大丈夫能屈能伸,易烊千玺今日要定了这匹绸缎,于是又重新转过身看向那男子。




“兄台,我愿出两倍的价钱从你手中买走那布匹,不知可否……”




话还没说完,他就看到了对方轻轻地摇了摇头,易烊千玺一急差点想喊出来,意识到自己这是有求于人,还是忍了下来。




又往前走了几步,靠的那男子更近了些,相仿的身高让他微微抬起点头就能跟对方的桃花眼相对。




其实他也不知道该再说点什么了,加倍的价钱对方都不愿意卖,他只能望着对方,思索着要再说些什么。




谁知还未等他思虑出来,对方倒是先开了口:“那绸缎,兄台你拿走便是。”




易烊千玺愣了一下,这怎的突然就松了口?有些不解的望了过去,竟发现对方早已避开了目光。




罢了,管他为何,把绸缎拿到手了便可。




于是,心情十分愉悦的吩咐阿虎拿上布匹又一次向那男子道了谢,才离开。




走的时候忍不住又转过头来对那男子笑了笑,开口说道:




“这位兄台这般心善,若是有缘再见,我定当好好答谢兄台。”




 


2、




易烊千玺是无论如何也未曾想到在父亲的寿辰宴上会再次遇到那个男子,心里不禁感叹这真的是缘分啊。




这不今日便是易老爷的生辰,易烊千玺紧赶慢赶的催促着终于是在昨日拿到了做好的衣衫。




不出意外地,这份寿礼一献,再加之几句吉祥话一说,易老爷眉开眼笑的,当即便解了他的禁足。




易烊千玺心里那叫一个美啊,整日窝在这宅子里他都快憋屈死了,所以寿宴开始时,他心情十分雀跃的落了座,只等今晚多吃点把这些日子的憋屈都给补回来。




然而此时此刻,他全然已经忘记了自己刚才的想法,看着提着贺礼站在厅堂正中央的人,一时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他未曾想到对方竟是当朝年轻的大将军,名唤作王俊凯,长了他三岁,刚过弱冠之年,就连易老爷见着了,也要亲自起身迎上去。




“易老爷这是折煞了,此番西北之战,若不是易老爷慷慨相助及时运送了粮草,恐怕此战也不会胜的这般迅速。”




王俊凯说着这话,眼神往易烊千玺这边瞟过来了一眼。




他也确是意外,本是听说今日易家老爷寿辰特来送一份贺礼以表之前的倾囊相助,竟意外的遇到了在绸缎庄的那人,原来竟是易府的大少爷,怪不得那日会那般理直气壮。




王俊凯心里想着,面儿上却不曾显示出来一分一毫。




落座时王俊凯坐在了易烊千玺的右侧,期间两人四目相对,易烊千玺的嘴似乎动了动,但是最终也没有说出什么来。




王俊凯倒不急,这寿宴还长着呢,有的是时间跟易烊千玺慢慢说道。




而那边易烊千玺倒还算平静,身后的阿虎胖乎乎的身子早已经开始颤抖了起来。




“少、少爷,这位竟然是当朝骁骑大将军,那日您与他抢夺那绸缎……”




阿虎的话还没说完,易烊千玺就已经忍不住打断:




“阿虎你这般惊恐做什么?我那日何曾与他抢夺布匹?明明是他相让于我,且你认为一个驰骋沙场的将军可会在乎这些细枝末节?”




易烊千玺这个白眼翻的恰巧落在了王俊凯的眼睛里,嘴角一勾,端起了面前的一杯酒一饮而尽。




寿宴大约进行了一个多时辰,易老爷尽兴,最后已经喝的有些不省人事。




易夫人安排易烊千玺去送王俊凯,这正遂了他的意,而王俊凯也乐得如此,站在易宅大门口,等着易烊千玺朝他走来。




眼瞧着易烊千玺走近,两只眼睛被被月光照的发亮,似是闪着光一般,连他自己都不知的弯了嘴角。




“兄台这……啊不是,应该是王将军,那日我不知将军身份,若是有冒犯之处,还望将军莫要怪罪。”




王俊凯听了这话眉头微微蹙了蹙,这便是他不愿让旁人得知他身份的缘由,这般生疏的语气,着实让他有些烦躁。




“若是不嫌,便直接唤我名字便可,这一句‘王将军’着实是生分了些,易公子与我好歹还有绸缎庄的一面之缘。”




易烊千玺一听这话,心里松了一口气,他最烦的便是那些官气十足的人,若是王俊凯今日由他这般一直叫着“王将军”,估摸着这个知己他也不会继续交下去了。




“那小凯兄以后也莫在唤我‘易公子’了,叫我千玺就可。”




王俊凯清楚地看到自己的话说完以后易烊千玺变幻多端的表情,嘴角扬起了一抹笑,熟悉的梨涡顿显,他便觉出了一二来。




再听着易烊千玺的话,心里了然,这人倒是个会绕弯子的,不过……这反倒让王俊凯生出几分欢喜来。




最后易烊千玺将他送至到街口两人才道别,分别时王俊凯脱口而出:




“明日一同去后山骑马可好?”




说完后才意识到自己仿佛有些仓促了,毕竟二人不过第二次见面而已。




未曾想易烊千玺只是稍作思虑便点头应了下来:“那明日午后,后山相见。”




王俊凯点了点头,在易烊千玺的目光中离开,直到回到将军府,躺至榻上,才静下心来仔细回忆起来。


 


 


3、




第二日与易烊千玺的后山之约王俊凯到的早了些,没想到赶到时易烊千玺竟已经到达。




似是看出了他的意外,易烊千玺开口说着:




“吃罢午饭便无事可做,这些日子在家憋闷了许久,等不及便先到此等着了。”




王俊凯在意的倒不是这些,他有些怀疑易烊千玺昨日究竟听清楚他的话了没,说好的骑马,结果易烊千玺就独独一人站在这,身后方圆几里也没见着马的影子。




“千玺,你的……马呢?”王俊凯问了一句,充满疑惑。




谁知易烊千玺很是无所谓的踢了踢脚边的石头,十分理直气壮的开口说道:




“我还不会骑马,平日里出去都是坐马车。”




王俊凯一怔,有些无奈,但也没有法子。




其实昨日易烊千玺应下王俊凯的邀约,主要是想寻个理由出来罢了,他担心易老爷酒醒以后不认昨日答允他的解了禁足该如何。




把王俊凯拉出来,身份往这一摆,那必然没人敢再拦着他出易府了。




“这有何的,小凯兄你平日里跟马朝夕相处的时候那么多,定是高手,你来教我不是更好?”




王俊凯听着这话怎么总觉得有些别扭,什么叫“跟马朝夕相处”……但是也找不出反驳的话来,只得应了下来。




教易烊千玺骑马比想象中容易一点,只是吧,易烊千玺是个耐不住的性子,刚学会了牵着缰绳,就忍不住想要飞奔起来。




王俊凯哪敢让他这么着啊,万一再摔出来个好歹来易老爷铁定不会放过他。




可是易烊千玺又是个倔强的性子,就非得要策马飞奔,弄得王俊凯一个头两个大。




“要不这样如何?你若是担心我驾驭不好,那你便也上马来,你来拉着缰绳,如何?”




易烊千玺的话让王俊凯愣了愣,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上了马。




两个男子同乘一匹马,说到底还是拥挤了些,王俊凯不得不往前坐点,前胸就紧紧地贴在易烊千玺的背上。




而前面的易烊千玺在王俊凯上马的一瞬间便有些后悔自己的提议了。




背后传来的强有力的心跳声让他有些心猿意马,整个身子僵了僵,毕竟是他提议王俊凯上马的,现在总不能再把人赶下去。




就这么不尴不尬的两人共骑一匹马,易烊千玺脑海中想起了阿虎之前跟他说的对以后日子的期冀。




“少爷,我日后便想寻得一个真心人,白首不分离,一起烧火、做饭,我会和她一起同乘一匹马,然后从背后环着她,带着她四处走走,欣赏风景……”




当时阿虎刚说到这,他就已经忍不住笑弯了眼。




在他瞧起来,什么二人共骑一匹马实在是生得可笑,但是瞧着现下这场景,四周皆是绿绿的草地,有微微的风吹过,两人共乘一匹马……




如果背后不是王俊凯的话,如果感受不到王俊凯那么有力的心跳的话,如果自己的呼吸没有那么急促的话,这一切似乎,还是挺美好的。




最后的骑马之旅,并没有想象中的策马飞驰,二人就这么同乘一匹马走了半个时辰,不尴不尬的言语着几句,最后是易烊千玺实在受不了这难以言喻的气氛,主动要求下了马。




王俊凯没有阻拦,牵着马二人步行往城里回,直到分别时,他走上前去揽住了易烊千玺的肩膀:




“千玺,今日教你骑马算是未成功,你这清瘦的模样,不如寻个日子我教你舞剑吧,想必你定能舞的很好。”




易烊千玺一听舞剑整个人眼镜都亮了,父亲自小不许他碰这些刀剑,他羡慕极了那些整日耍刀弄剑的人,现下王俊凯这样的骁骑大将军亲自教他,这可是万万不得错过的。




赶紧点头应了下来,易烊千玺早已忘记了还搭在自己肩上的手以及紧贴在自己耳边的声音。




 


4、




自打那日骑马归来后,王俊凯和易烊千玺逐渐熟络了起来,王俊凯已经习惯了易烊千玺对他的称呼早已从“小凯兄”变为“小凯”。




他也乐得如此,每日教着易烊千玺舞剑,而易烊千玺会时常带着他去见识一些新鲜玩意儿。




例如东街口那家酒楼又上了新菜肴,西街口那家的绸缎庄又进了新布料,亦或者北街的棋社又有棋赛,南街的书馆又来了新书……




虽说这般下来,能整日见着易烊千玺了,但是王俊凯却觉着事情逐渐有些不太对了。




就说那日二人在南街书馆的时候,易烊千玺突然毫无头绪的对他来了一句:




“小凯,得成比目何辞死,愿作鸳鸯不羡仙。”




他那时一怔,心里突然翻涌起了一阵思绪,然而转眼一望,易烊千玺早已目不转睛的翻看起史书。




还有那日从北街棋社出来时,易烊千玺走在他身侧,一双亮晶晶的眸子望着他开口问道:




“小凯,你可知我此生最大的愿望是何?”




这突然的发问让王俊凯陷入了沉思,心里思索着易烊千玺这般问他可是期待着他的回答?




再三思量也不知该如何开口,就见着易烊千玺眼里盛满了揶揄的笑意大声说着:




“我便想整日都能‘芙蓉帐暖度春宵’~”




王俊凯承认饶是他这般久经沙场之人,在这大街上听到易烊千玺这般说也还是红了耳朵,一边赶紧捂住他的嘴一边低声告诫着:




“千玺,这可是在街头上,万不可这般说。”




结果换来易烊千玺一个无所谓的耸肩,似乎是想要说什么,奈何嘴被他堵着,张开了嘴发不出声,舌尖却划过了他的掌心。




掌心传来嗫濡的湿意让王俊凯浑身一怔,一时间竟忘了松手,直到易烊千玺伸手将他的手扒下,还伸出手在他面前晃了晃:




“小凯,你怎么了?”




一下回过神来,王俊凯只觉得掌心似有热油泼过的滚烫,这滚烫直接灼烧进了他的心里。




回到将军府,副将上前同他汇报着近日临安城内的状况,说罢后,见着他似乎有些心不在焉,便忍不住开了口:




“将军今日可是心情不佳?可是那易家少爷怎的了?”




王俊凯一听这话心里一惊,为何副将会这般问?




“为何会提及易家少爷?”王俊凯这么想着,便也这么问了出来。




副将反倒被问得有些不解,这难道还需何种缘由吗?




旁的人不说,副将跟随王俊凯身边出入沙场数年,对他实在再了解不过了。




将军向来是个严苛之人,尤其是在沙场上,容不得任何的心软和犹豫,偏偏对这易家大少爷不同。




就拿舞剑一事来说吧,要是放做他们这任何一个人,将剑舞成那般,恐怕将军早下令处罚了,然而易家少爷舞的那剑……




副将现如今回忆起来依旧觉得无言可说,将军偏还就乐呵呵的在一旁亲自纠正,若是一不小心贴的近了些,便会红了脸颊。




副将仍旧记得第一次在易家少爷面前看到自家将军红了耳尖的模样,他当时险些以为自己是遇到了一个假将军。




王将军的名号在战场上提起无不让人闻风丧胆,在易家少爷面前却这般轻易便害了羞。




再说说将军这脾性,恐怕此生的耐性都给了易家少爷吧,从东街到西街,从南街再到北街都能走个遍。




明明不喜欢东街口那家的菜式,却偏偏跟着易家少爷去吃了一次又一次。




唉……副将现在觉得,就差当今圣上的一纸赐婚了。




“将军啊,难道您不是心悦易家大少爷?”副将回了话,却让王俊凯陷入了沉默。




 


5、




易烊千玺最近过得很是潇洒,潇洒到阿虎心里忿忿不平,感觉受到了伤害。




往日里少爷去哪里都是带着他一起的,自打结识了王将军后,阿虎觉得自己宛如那皇宫中被打入冷宫的妃子,再也无人问津。




每日就待在易府东院里,像是一个深闺怨女一般等着自家大少爷与王将军相约结束后回来,面儿上还不敢表现出一丝一毫来。




他也曾经主动要求过让少爷带着他一起,少爷也带了他,但是只那一次,他便断了日后再跟着的念头。




因为比起一个人落寞的在易宅里待着,跟着少爷和王将军一起,那种明明跟在少爷身侧却没有一刻能融进二人的交谈里的感觉更让他无法承受。




他似乎是明白了那日小少爷语重心长的对他说的那句话:




“阿虎啊,你也该瞧明白了,大哥心里可早已没有你了,何必还苦苦挣扎,这你以后的主子,可不止大哥一人了。”




阿虎用了整整一晚上来思虑这句话,终于在天蒙蒙亮的时候参透了小少爷话里的意思。




就是说大少爷日后定会跟王将军在一起呗,阿虎觉得自己真的是太聪明了,才用了短短的一夜便明白了小少爷话里的意思。




阿虎觉得有些不可信,大少爷对王将军哪有什么情意,恐怕只有王将军“心悦君兮君不知”罢了,但是转念一想,似乎又确是如此。




大少爷平日里是个懒散的性子,若不是提起他兴趣的事,他断不会花时间在上。




可偏就能带着王将军将整个临安城逛了个遍,甚至一夜未归,据说是跟王将军聊得太投机而忘记了时刻。




再说平日里大少爷从未对任何人产生过何般热络的兴趣,而对于这王将军……阿虎就跟着了一次,便觉得已经明白了。






阿虎觉得自己差点自戳双目,看到自家大少爷在学习舞剑时故意跟王将军贴的那般近,或者故意偏偏错了招式,等着王将军来纠正,然后趁机靠的特别近,或是无意的触碰一下,使得王将军一个堂堂七尺男儿红了耳尖红了面颊,然后在一旁自己笑出了梨涡……






或者是时不时就蹦出来一句晦暗不明的诗句来,惹得王将军面红耳赤的呆愣许久,而自己早已躲在诗书后笑红了眼睛。




唉……阿虎觉得自己更能理解小少爷的那句“色不迷人人自迷,情人眼里出西施”了。




 


6、




易烊千玺今日心情有些低落,整整一日与王俊凯未见面,去到将军府也未曾见着人,往日还会让副将带句话,今日竟一个字也未留。




低头回到易宅里,刚踏进大门就迎来了阿虎胖乎乎急匆匆的身影。




“大少爷……王、王将军……”




阿虎走的太急根本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易烊千玺听清了“王将军”三个字后,根本不顾气喘吁吁的阿虎直接往正堂疾步走去。




留下身后刚喘匀了气的阿虎弱弱的说出了后半句:




“王将军……带着聘礼来了……”




易烊千玺踏进正堂的时候,就见着父亲与王俊凯刚刚站起身子,似乎是……已经谈完了何事。




看着王俊凯他有太多话想问,但是碍于父亲在场却无法开口。




“千玺啊,你赶紧吩咐阿虎收拾收拾,便跟着王将军去将军府住下吧,这日后有王将军照拂着你,我便放下心来,你千万莫要再这般顽劣……”




…………




易烊千玺听完,再看向王俊凯,对方眼睛里满满的笑意,他似乎是有些明白了。




但是……为何是他搬去将军府?为何不是王俊凯搬进易府来?!




可是父亲的话他不敢忤逆,只得试探性的开口提醒道:




“父亲,您可还记得这易家的粮食产业还需继承人,我若是搬出了易府……”




“此事你大可不必担心,我自有思虑。”易烊千玺的话还未说完,便被父亲直接接过。




“是啊大哥,你就无需担心这些了,这府里还有我呢,父亲前些日子便已开始教我做账……”




???易烊千玺有些不解,前些日子便已开始教?




意思是在他概不知情每日潇洒的四处浪荡的时候,一家人便早已想好了这般???




易烊千玺觉得有些承受不来,然而阿虎告诉他:




“少爷啊,在寿宴后不久,老爷便早已与王将军商议过此事了。”




 


7、




自打搬进了将军府,易烊千玺觉得自己的日子便可用一句话来形容:




“承欢侍宴无闲暇,春从春游夜专夜。”




他觉得自己仿佛受到了欺骗,那个动不动就面红耳赤的王俊凯呢?




而王俊凯却十分满足,觉得这般的日子让他只恨春宵苦短。




 


【后记】




要说王俊凯是什么时候对易烊千玺起了心思,而后很久他回忆起来,怕是从第一次相遇,便已注定了吧。




那是王俊凯刚平定了西北之乱回来,那日闲来无事,便去了城内的绸缎庄,取回多日前订的南方运来的上好绸缎。




刚踏进绸缎庄,王俊凯便看见了易烊千玺,该怎么去形容当时的他呢。




着了一身赤色长袍,本该有些扎眼的颜色在他干净皮肤的印衬下却显得恰到好处。




在他踏进门时,易烊千玺正好转过身来问他的小厮自己选中的那匹绸缎好看么。




王俊凯只记得当时他笑得开心的模样,嘴角两个圆圆的梨涡就那样印在了自己的心里。




后来竟未想到,他看中的便是自己预订的那匹绸缎。




当时他笑的一脸明朗,走了过来开口问道:




“这位兄台,过几日便是家父生辰,我想买下这匹绸缎为家父做一身衣裳,不知兄台早已订下,不知兄台可否,将那布匹让于我,我定当感激不尽。”




王俊凯好笑的看着他,声音也如想象般的一样低沉、凌冽。




虽说当时易烊千玺说的话里充满了礼貌与请求,可是听着他的语气,再看着他的表情,哪有一丝向人请求的感觉。




分明是笃定自己一定要将那布匹让于他,一看就是个大户人家的公子,未曾受过拒绝,王俊凯不知怎的心里突然有了想要逗逗他的想法。




似是为难的开口:“兄台是为令尊准备寿礼,我自然是应将那绸缎让于你。”




不出意外的,王俊凯在他脸上看到了理所应当的得意之情。




“但是,”话锋一转,继续说道:“这绸缎我很早之前便已定下,等了好些时日,今日刚到,我便来取,恕我无礼,这布匹,我不能让与兄台。”




当时的他一听这话,顿时便愣在了原地,过了许久,才憋出了一个字:“你!……”




王俊凯看着他的样子,有些忍俊不禁。




只见他转过身去,对那老板问道:“老板,我问你,如若我现在订一匹这个绸缎,最快几日可以拿到?”




老板看着他,小心翼翼的回道:“这位客官,这布匹是从南方运来的顶级绸缎,最快,也要到下月中旬才能拿到。要不您再看看别的?”




“可是我就看上这匹了。”




就看见他有些恼怒,又有些失望和不甘。最后又转过身来,朝着王俊凯开口:“兄台,我愿出两倍的价钱从你手中买走那布匹,不知可否……”




王俊凯轻轻摇了摇头。




后来易烊千玺突然靠近,直直的看向他。




他才发现,易烊千玺的眼睛十分好看,竟是未曾见过的浅色眸子,眉心还有一颗浅痣,此刻在蹙着的眉头中间,异常的显眼。




王俊凯被这双浅色的眸子盯得一时有些失了神,待他回过神儿来,脸上竟有一丝烧烧的感觉,他也不知是为何。




避开那双眼睛,王俊凯开口:“那绸缎,兄台你便拿走就好。”




偷偷又暼了一眼,王俊凯看到他脸上笑意满满,嘴角的梨涡又出现,自己都忍不住跟着扬起了嘴角。




后来易烊千玺再三向他道了谢,拿了布匹,拉着小厮离开。




走之前又转过身对着他灿然一笑,说道:“这位兄台这般心善,若是有缘再见,我定当好好答谢兄台。”




就因着那一句“有缘再见”,王俊凯竟无比期待起来。


 




END


 




明天该上班的就要上班,该上学的就要上学啦~




假期结束的太快,就像龙卷风【哭】




关于哥哥呢,是这样的。




前两天跟哥哥历经千难万险终于看了《速8》,大家应该都知道哈。




当时开场前还问了宝贝们是否有少儿不宜的情节。




嗯……你们说的没错,不仅有,还就在一开始。




我本以为跟哥哥一起面对这样的情节会无比的尴尬,但是我庆幸我的另一边坐的是一个十岁左右的正太和他的妈妈。




当开头那隐晦的床戏出来的时候,不知为何我和正太两个完全陌生的人竟出奇一致的拿出了薯片撕开了包装开始往嘴里塞。




借着大荧幕的光相视一望还互相搭起了讪。




我问他:“跟妈妈一起来看电影啊?”




他说:“对啊,你呢?”




我说跟哥哥,然后他给了我一个“我懂的”眼神,然后我们看向屏幕,情节已经结束。




再一次默契的放下薯片,专心看电影。




这是我人生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跟一个陌生的人这么默契,且对方还是一个孩童。




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




电影结束后,我跟哥哥在回家的途中,我不知道他是故意还是真的好奇,开口问我:




“刚才一开始的时候你为什么转过去跟别人聊天还一直在吃薯片不看电影呢?”




噢我的哥哥,你说是为什么呢?【微笑】




好啦,故事就到这。




最后惯例比心,爱你们,爱俩宝。



评论

热度(1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