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亩星河

唯一

小鱼宝:

1、我瞎编的,别认真,比心♥


2、HE,一发完,比心♥


3、圈地自萌,勿上升真人× 921128


 


Wink私设,都是编的,让他俩上大学谈个恋爱


 


1、




就算是不愿,尹柯还是不得不承认,即便过了这么多年,最了解他的人依旧是邬童。




就像当年跟妈妈吵架后离家出走时一样,所有人都找不到他,但邬童就是那个唯一能找到他的人。




此时此刻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邬童,尹柯想了想终究是往旁边挪了点,腾出了位置给邬童让他落座。




“怎么?都这么大了还跟小时候一样玩离家出走呢。”邬童的语气带着点揶揄,但是尹柯此刻却笑不出来。




他其实只是想找个地方安静的思考一下,好好想一想和邬童之间的关系,或者应该说是他单方面对邬童的感情。




凡事终归都是有原因的,现在坐在他身边揶揄着他的这个人,就是他一个人安静坐在这的原因,而让他突然顿悟想要思考自己对邬童是什么感情的原因是下午课堂上发生的事。




有人给邬童表白了,就在那节公选课下课后,他和邬童刚下楼就被人拦住,一个男生,豪放的喊出了自己的告白宣言。




尹柯认识这男生,邬童的室友,在他们宿舍楼走廊的另一头,两个宿舍正好在头和尾,隔着一条银河。




这本倒没什么,毕竟按着邬童这肤白貌美大长腿的样貌,确实挺招人喜欢的,这经过大一和大二两年,尹柯算过,来给邬童表白的人已经有5个了,平均每学期一个还多出来一个。




不过之前的都是姑娘,而且邬童都明确的拒绝了对方,但是这个室友就不一样了,因为邬童不但没有明确拒绝,甚至话里还有点也许未来还有可能的意思。




邬童对那室友说:“你喜欢我啊?咱俩天天都在一块儿,那这么久了你怎么都不说呢?”




那室友回答:“我是对你日久生情,但是每天跟你待在一起我没觉出来,最近才发现,原来我这么喜欢你。”




最后邬童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只是撂下一句“回去我们再慢慢说”就拉着尹柯去吃饭了。




这顿饭尹柯吃的是味同嚼蜡,他感觉不管是男生还是女生,都是有直觉的。直觉告诉他,邬童对这个室友绝对跟之前那五个姑娘不同。




越想吧越觉得是这样,最后吃完饭回宿舍以后,他想邬童应该是正在跟那室友讨论着感情问题。




想着想着更烦了,干脆直接离开了宿舍,找了个安静的地方准备好好捋一捋自己跟邬童这段关系来着。




这不还没开始捋几分钟,本人就出现了。




“什么离家出走,我不过是晚上吃太多了出来走走而已。”尹柯应着邬童的话,习惯性白了他一眼。




“我可站那看半天了,你一直坐在这,连胳膊都没抬一下,你说你要走走?”邬童开口应着。




尹柯此刻只想堵住邬童的嘴巴,你看到了就看到了,还非要说出来干嘛!但是他又不想让邬童看出来他情绪的躁动,索性没有应话。




“好了不逗你了,尹柯,你是有什么心事吗?”邬童睁着那双大桃花眼开口问着,就算光线昏暗,尹柯还是看到了那眼睛里耀眼的光芒。




尹柯可不想跟邬童来深夜畅谈一番自己的感情,更何况邬童还是事件本人,所以他从草坪上站起来抖了抖裤腿上的灰应着:“得了吧,我能有什么心事,吃饱喝好不挂科就是我的追求。”




身边的邬童停了两秒,然后朝他伸出了手,尹柯习惯性的就抓着那只手把人从地上拉了起来。




“尹柯,我可是最了解你的人,你什么都瞒不住我的。”




尹柯笑了笑没说话,这话自从高中那次离家出走被邬童一个人找到以后,就经常出现在他耳边了,邬童一直都以那次是唯一一人直奔他离家出走的地点并且顺利找到他为傲。




 


2、




其实要算起来尹柯和邬童这么多年的关系,还真是精彩到可以用“爱恨情仇、跌宕起伏”来形容。




两人是在初中认识,都是棒球社的,关系很不错,那时候他是2号球员尹柯,邬童是1号投手,两人默契的不得了。




后来因为学习的原因,母亲不允许他再打棒球,他错过了一场重要的球赛,当然也错过了跟邬童一起并肩站上领奖台的机会。




后来上了高中,他们兜兜转转还是在一个班,当时班上有个热血少年班小松,一心想要重振学校的棒球社,整天劝说他练习棒球,他因为妈妈的原因始终拒绝,因此和邬童的关心降至冰点。




两人最后重归于好也是因为那次,他再一次因为棒球跟妈妈闹翻,一气之下离家出走,全世界都找不到他,唯独当时明明跟他关系已经冷到冰点的邬童一下就找到了他。




那天他们敞开心扉的交流了一番,也就是从那次以后,两个人和好甚至比以前关系更亲密。




当时班小松还调侃他们两个像是一对重修旧好的小情侣,那时候的尹柯听到这个差点把班小松按墙角打一顿。




现在回想一下,尹柯觉得班小松恐怕是有预见能力的,能在几年前就预知到他未来的感情。




尹柯仔细思考了一下,邬童可能一直把他都是当做兄弟的,虽然邬童经常说尹柯是他心中唯一的无可替代,但是尹柯知道,这个“无可替代”仅限于“兄弟”这个范畴。




毕竟能从初中到大学都一直在一个学校一个年级,确实是不容易的。




大学以后倒是没有再和棒球打过交道,但是两人依旧是形影不离的,室友还问过尹柯是不是跟邬童有一腿。




当时的尹柯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感情,还笑嘻嘻的当着邬童的面回应室友:“我俩这可不是有一腿,我俩是有好几腿。”




然后下一秒就被邬童一把揽进怀里,一副十分认同的模样点头应和:“是啊,我俩的关系可不是你们能想象的。”




那是头一次,尹柯在邬童的怀里感觉到了心跳加速,他也不知道是被邬童有力的心跳感染了,还是自己发生了什么变化。




那是大二上学期的事情了,也就是从那以后,他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对邬童的感情早已经不再是好哥们儿那么简单了。




经过邬童当面被室友告白这件事以后,尹柯心里始终有些说不清的感觉,正巧晚上邬童又叫他一起吃饭,尹柯想了想,可以借这个机会旁敲侧击的问一下。




等到了邬童说的地方,他满腔的问题似乎都已经有了答案,因为邬童是带着那室友一起来的,两人此时不知道正在说什么,凑得很近,邬童笑得眼睛都快看不见了。




尹柯心里一沉,甚至有些不想继续往前走,结果那室友看见了他,拍了一把邬童,然后他就看到邬童抬头朝他望过来,一如往常,只是尹柯不知为何在那双眼睛里看到了一丝慌乱。




所以果不其然的,这顿饭变成了一场介绍对象给好朋友的局,至少在尹柯看起来是这样的。




你看,邬童特别开心的向他介绍着:“尹柯给你正式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嗯……室友,小白。”




尹柯在想那话语里的停顿本来是想说什么,男朋友?对象?




“喏,小白,这是尹柯。”




瞧,这介绍简短利索,甚至连两个人的关系修饰词都没有。




“嗨呀我知道,你整天……、你昨天不是跟我说了今天介绍尹柯给我认识么。”




小白的话也在中间顿了一下,尹柯心想着,这两人还真配啊。




最后这顿饭吃的还算是平静和谐,尹柯没说几句话,反正在不熟的人面前他一贯话不多,更何况他确实也没什么心情。




吃完饭离开的时候,尹柯还是很识趣的找了个借口没跟两人一起走,这最简单的自知之明他还是要有的。




于是,三个人,两条路,背道而驰。






3、




自从那天一起吃完饭后,尹柯和邬童这两年一直以来的双人模式变成了三人行。




吃饭、打篮球、公选课座位,甚至有一次看电影,邬童也带着小白一起。




但是尹柯又总觉得哪有些不对劲,就像三个人一起吃饭,邬童还是每次都给他夹他喜欢的菜。


或者打篮球,他被对方怼了一下,邬童扔下球差点跟人打起来,后来小白被怼了一下,邬童问了句“没事吧”就继续投入比赛了。




再比如去看电影吧,电影首映,人很多,他们去买票的时候没有三个连着的位置了,最多就只剩两连位。




尹柯自然是准备去坐那个单人的,结果却被邬童拉着俩人坐了两连位,重点是他很愧疚抱歉的看向小白的时候,对方很是自觉地已经在那个隔着他们三个位置的座位上坐好了。




一个月的时间,尹柯觉得相比起来,似乎小白更像是那个“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我却始终不能有姓名”的人。




这一天是小白的生日,邬童约着尹柯一起去给对方买生日礼物,到了商场里面,尹柯故意问了一句:




“诶你俩不是得要一个定情信物什么的吗?买一对男款戒指,或者手环什么的都行啊。”




尹柯说完,紧紧地盯着邬童的脸,看他脸上表情的变化。




“什么?我才不……不是,还没那么快,慢慢来不急,我们还没到那么亲密的关系呢。”




邬童说完,拽着尹柯离开了首饰区,尹柯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身边的人,微微笑了笑。




最后是买了一个键盘,倒是十分适合送男生的礼物了,尹柯累得够呛,男生真的是不适合逛商场这项活动。




跟着邬童进了一家甜品店休息,刚坐下邬童就急着去上厕所了,正好,尹柯拿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




邬童这个厕所去了有将近半小时,最后回来的时候,都快到跟小白约定的时间了。




这次生日也没几个人,加上尹柯才六个,有一个他不认识的姑娘,几个人吃完饭少不了要去KTV嗨一把。




年轻人KTV必备一定是国王游戏,就比如此刻,尹柯是国王,很劲爆的让抽到2和3的人亲一下,然后十分淡定的看着捏着2的邬童和捏着3的小白面面相觑。




“诶我可是国王,玩之前大家都说了既然参加就得玩得开。”尹柯轻飘飘的说着,目光清澈。




小白这边眼泪都快掉出来了,一直往身边坐着那姑娘看,姑娘脸色有些僵硬,小白欲哭无泪。




剩下两个人一副吃瓜群众看好戏的表情,默不作声。




小白一闭眼一咬牙正准备开口坦白,邬童的声音却先传了出来:“尹柯,别闹了,看把小白吓得,待会儿人家刚追到的女朋友再让你给弄没了你可赔不起。”




小白一脸懵的眼睁睁看着邬童慢慢靠近尹柯,显然尹柯也怔住了,没反应过来。




“尹柯,我先承认好不好?我喜欢你,特别喜欢,我想跟你在一起。”邬童说着,掏出了一个小方盒子来。




尹柯低头看过去,正是下午他故意建议邬童给小白买的生日礼物。




邬童拉过尹柯的手腕一边往上带着,一边开口继续说道:“我去挑了很久,终于找到这两个手环,刻着w的给你带,我带ink,我们把对方一直牢牢握在手上,好吗?”




然后,邬童就这么在众目睽睽之下,一把夺过了小白手里的扑克牌塞进了尹柯手里。




“那么这位3号同学,我现在要按照国王的命令亲一下你了。”




 


【后记】




1、




要小白来说,这世间最虐心的情侣非邬童尹柯莫属,当然,虐的是他的心,他的身。




“你个二傻子!!!刚才怎么回事,差点就暴露了你知不知道!尹柯那么聪明!昨天我们不是都场景模拟了那么多遍了么!”




这是那天他第一次以“情敌”身份跟着邬童和尹柯会面后邬童的咆哮。




他那叫一个委屈啊,该配合演出的他已经尽力在表演了,演员都还让NG呢,他这直接现场表演,稍微有点瑕疵又怎么了。




“不是啊邬童,主要是我一看到尹柯那张冰山脸,我就紧张啊,我总感觉他下一秒就会把我给冻死。”




有些委屈巴巴的解释着,而且事实确实是这样,他真的没有夸张。




就在一周前,邬童请他帮忙演一出戏,他当时吧也没多想,满口就答应了。




结果就是那场惊世骇俗的告白,说实话,他浑身上下从内到外都是拒绝的,还好最终是在一个隐蔽的墙角进行的,这场告白唯一的观众只有尹柯。




然后那些话,什么“你喜欢我啊?咱俩天天都在一块儿,那这么久了你怎么都不说呢?”




还有“我是对你日久生情,但是每天跟你待在一起我没觉出来,最近才发现,原来我这么喜欢你”,这都是邬童让他说的,全都是说给尹柯听的,这每一句可不都说的是尹柯么。




再接着就是今天这场,报酬就是免费一顿饭,其实小白也是八卦之心强烈,就又答应了。




邬童每次在他们面前说话三句离不开尹柯,他能不知道吗,再说之前跟尹柯又不是没接触过,所以他下意识就差点漏了嘴。




在宿舍,他们总是调侃说尹柯是邬童的“老相好”,认识这么多年,从竹马到青年。




他也很纳闷儿,既然喜欢表白就好了啊,干嘛搞得这么复杂,结果邬童只是对他神秘一笑,然后轻飘飘的说道:“你不懂,我可是最了解尹柯的人。”




行吧行吧,你最了解,一天说八百遍,你们爱咋咋地。




经过今天跟尹柯以这种尴尬又冰冷的方式正面接触以后,小白只想着以后永远不要再让他来配合演出。




“唉,我跟尹柯认识那么久,你说他万一发现这是假的怎么办?”邬童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




“你可放心吧邬童,他绝对没看出来。”小白开口应着,没忍住摇了摇头。




结果他的话没有得来邬童的一丝回应,反倒看到了对方突然勾起的嘴角。


 


2、




尹柯是万万没想到,邬童竟然那么腹黑,他本以为自己发现了邬童故意找小白来演戏,结果没想到邬童更是将计就计。




所以当他们在一起没多久后,他还是没忍住问了出来:“邬童,你怎么就知道我发现了你跟小白是假的?”




邬童正在玩手机,听到尹柯的话放下了手机,笑吟吟的望过去,身体凑近了一点伏在尹柯的耳边低声说道:




“傻,我都说了我是最了解你的人,你什么都瞒不过我的。”




尹柯愣了愣,耳尖有一点红,邬童笑得更深了,一只手攀上了尹柯的肩膀把人转的面向自己,开口继续说道:




“就比如现在,我知道你想让我亲你一下。”




吧唧~


 


 


END


 




哇,我来啦。




看了今日份的剧,我们wink真的是……啊啊啊啊啊




所以就忍不住激情创作了这第二篇wink




最后惯例比心,爱你们,爱他们,爱kq,爱wink,爱K赫,爱夏谌,爱羽七,爱想云(?)是这么叫的吧……




晚安啦





评论

热度(1704)

  1. 栀虞小鱼宝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