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亩星河

合约恋爱(底)

小鱼宝:

1、我瞎编的,别认真,比心♥


2、HE,圈地自萌,勿上升真人× 921128


 


wink私设,如题,全都是编的


之前更了(下下),但因为LOFTER爱的屏蔽,估计很多baby没看到,点前文链接看就可以啦。


前文戳:(上)(中)(下)(沉)


 




18、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尹柯以为自己听错了,瞪大眼睛和邬童的眼神撞在一起。




“我、我是想说,既然我们本就是合约恋爱,不如真的尝试一下,也许…就也许说不定就会觉得对方不错呢?”被尹柯盯着开口一问,邬童没来由得紧张,开口磕磕巴巴地解释着。




尹柯已经从刚才的震惊中缓了过来,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江狄,那个和邬童“两情相悦”的人。




“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怎么还能跟我说这些?”尹柯闷闷地应了一声,把目光移开。




邬童一听这话一下炸毛了,就知道尹柯和那个郁风关系不一般吧!




“郁风到底哪里比我好,你就那么喜欢他吗?”邬童失落地问了出来,根本不想听到答案。




尹柯一脸茫然地把目光重新落在邬童脸上,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明白过来邬童的意思,是以为他喜欢郁风?




邬童等了半天也没有得到回应,心里已经明白,没有再勉强,他又开了口:“我不知道你有喜欢的人了,我以为我们都是单身。既然这样,那等合约到期以后,我们就……”




“心里有喜欢人的不是你吗?”尹柯打断邬童的话,反问了一句。




就这么大眼对大眼地互相望着对方片刻,两个人似乎终于明白了,原来一直以来都是误会……




等两个人互相解释清楚事情的原委后,邬童觉得这真的是太狗血了,尹柯怎么能把他跟江狄那家伙当成是一对儿呢!




“你怎么能认为我俩是一对儿!我们两个哪次见面不是针锋相对的,哪有过好脸色给对方,你是被上帝在眼前遮住了帘忘了掀开吗?”




尹柯仔细回想了一下,好像确实是这样,和江狄为数不多几次同框中,邬童似乎对待对方确实没有什么好脸色,那自己当时怎么就能看成是含情脉脉呢?




尹柯苦思冥想,终于想到了事情的源头。“那这能怪我吗?是郁风跟我说你俩是CP,网友们天天都在那喊‘榨菜CP’,我能不误会嘛…”




“那网上还有‘师兄弟CP’,我说什么了……”邬童急急地大声反驳着,尹柯没有再辩解。这个误会确实是狗血又乌龙,不过还好是说清楚了。




“我还觉得郁风和江狄挺搭呢,我连CP名字和应援口号都给他们想好了:风笛风笛,所向披靡!”邬童看着尹柯,又默默补充了一句。




尹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实在是不明白,邬童脑袋里整天都在想什么,不过托着下巴仔细想了想,开口应道:“叫蜂王浆也不错,很响亮。”




说完,他看了邬童一眼,很客观地给出了总结性的评价:“不过我觉得,两个受是没有未来的。”


 




19、




答应跟邬童尝试着在一起,两个人的相处反倒比之前自然了很多。




正好都有一段时间的假期,经纪人交待了让他们自行安排,只要别被拍到不该拍的就行,邬童想了想开口问道:“要不,你去我那住?”




尹柯被这突然的提议吓了一跳,紧接着邬童又开了口:“就是,我想我们正好可以借此机会互相了解一下,我公寓有两间卧室的。”




尹柯松了一口气,考虑了一下最终点了头。既然两个人决定试着在一起,而且邬童也主动开口了,自己也没什么好矫情的。




于是,一段来之不易的假期两个人就非常默契地决定待在一起“培养感情”。




为了方便,尹柯连东西都没收拾,两个人趁着夜深人静,包裹严实地去24小时便利店新买了一堆生活用品。




付款时收银员盯着两人看了很久,久到尹柯以为他们两个被认出来,对方才缓缓开口:“二位先生,是不是最重要的东西忘了拿?”




尹柯不解,朝邬童看了一眼,对方也是同样疑惑的表情。




收银的姑娘盯着他俩看了会儿,最后一副了然的表情,直接从柜台后面出来,一手一个拽着他俩胳膊往前走了两步,然后指着货架。




“两位帅哥跟我还害羞个什么劲呐,我这整天在这来买得人很多。喏,东西都在这,你们慢慢挑。”说完很潇洒地转身回了收银台。




尹柯朝货架看过去,只一眼便赶紧避开,脸颊猛地烧起来,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邬童也没好哪去,抬眼看过去,满货架的XX套、XX剂冲进眼睛,包装上都是火辣的画面,种类繁多、琳琅满目。




“嗯……收银的姑娘挺、挺热心哈。”邬童干巴巴地说了一句,尹柯也干巴巴的应了一句:“是、是啊。”




“诶二位,是不是还没选好?我给你们推荐一款,这儿有我们新到货舒适度最高的安……”




不知道收银员什么时候又走过来,眼瞧着有要向他们好好介绍一番的架势,邬童赶紧随手抓了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然后推着尹柯去付款,嘴里赶紧回应着那姑娘:“好了好了,我们买好了。”




这份尴尬一直持续到回到邬童家里,两个人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匆匆洗漱完毕,道了句“晚安”,就各回各的卧室。




直到躺在邬童家的床上,尹柯才得空静下心来思考,自己就这么住进邬童家了?




 


20、




住在同一个屋檐下的确让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日益亲密,尹柯有时候忍不住在想,两个人就像是古代“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小年轻似的,见面第一次就被告知以后要在一起。




的确是一段难得的假期,两个人都好不容易放松一下,完全没有工作的打扰,一切都是惬意又美好。当然,除了时不时就让人面红耳赤的那些尴尬场面以外。




这个公寓邬童住了好几年,早就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所以当他只穿着一条睡裤打开卫生间的门,然后看到里面尹柯背对着他正在穿浴袍的场景,他怔住了。




他呆愣愣地看着衣服穿了一半同样愣在原地的尹柯,慌乱地一边转身一边开口说道:“不、不好意思,我我不知道你在里面。”




尹柯也缓过劲来了,突然意识到,两个人既然决定试着在一起,互相看一看又能怎样?于是开口拦住了往卫生间外走得邬童。




“没关系,我们之间…这样没关系的吧?”他实在是说不出更直接的话,希望邬童能明白他的意思。




但邬童还是坚持走出了卫生间,他有些疑惑,而他不知道的是,在他出去以后,邬童进卫生间平息了好久才慢慢平静下来。




这天晚上,两人上次录制的综艺要播了,经纪人安排去微博上打一波广告,以前这些事都是助理代劳的,这一次正好闲着没事,两人准备好零食一起坐在客厅地毯上,一边等播出一边打广告。




邬童想这毕竟是他和尹柯的第一次合作,总想发点特别的,可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侧头正好尹柯转过头在拿什么东西,温暖的灯光从头顶打下来,可以看到对方好看的一截后颈,还有一撮翘起的呆毛。




他鬼使神差地掏出手机拍了一张,立马发了微博:今晚在家看首播,你们呢?




什么都逃不过粉丝的眼睛,几乎不用细看,大家一眼就知道那不是他,再稍微仔细辨认一下,就看出了那是尹柯。




这下好了,节目连宣传费都省了,因为他俩妥妥地又上了热搜榜首。




尹柯是节目快开始的时候才想起来还要发微博这事,刚登上微博,消息源源不断地涌进来。他吓了一跳,要知道上一次出现这种情况还是他跟邬童公布恋情的时候。




不过很快他就知道了,看着邬童的那条微博,他有些好笑,心里却又有些暖。




“诶邬童,你干嘛偷拍我?”他举着手机佯装生气地问了一句。




邬童竟然不吃他这一套,理直气壮地应道:“我这哪是偷拍,我光明正大拍得啊,只是你没看见而已。”




尹柯懒得跟他争,越相处他越发现邬童根本就是个幼稚鬼,难道谁背后还长了眼睛不成?




他想了想,最后转发了邬童的那条微博,很官方地配了两个字:期待。




发完就没再管这茬,安心看节目。他不得不佩服现在这些综艺节目的后期剪辑,在他看来,比节目本身更精彩的,是剪出来得四个人之间的“虐恋情深”。




他和邬童的互动倒是没什么可说,毕竟是情侣。但是把他和郁风之间有些互动剪得不清不楚算怎么回事?




就像抽签前打招呼那段,郁风把他拉到一边八卦,他们都以为那阵根本没人拍,结果全都拍了,不仅拍了,还剪出来了!




然后还有江狄对郁风满脸欲语还休、充满心疼的目光,他看着都觉得真情实感,更别说观众了。




他有些心虚地看了一眼邬童,看对方神色无异,他才重新将目光放回电视上。




而后半段主要的亮点就在郁风和江狄了,两个人像是一对欢喜冤家,仿佛自带吐槽功能,尹柯不知道原来两个人之间发生了这么多事。




他笑得前仰后合,邬童也没好到哪去,大笑之余还不忘伸手来挠他痒痒,害得他笑得更狠,眼泪都笑出来了。




“我看你的粉丝总说你特别怕痒,看来是真的。”邬童很少见尹柯笑成这样,心情大好。




节目就在嬉嬉闹闹中看完,尹柯庆幸这节目他们只签了一期录制。否则再继续下去,还不知道剪成什么样的爱恨情仇。




邬童先一步去洗澡,他抽空打开了微博,令他意外的是,除了关于他和邬童地讨论以外,突然崛起了一批郁风和江狄的CP粉。




大家高举着“风笛”大旗,都在说比起“梧桐一棵”整天甜甜蜜蜜地虐狗,“风笛”这样的欢喜冤家才更可爱!




他一边看一边没忍住笑出了声儿,很想知道他们本人看到这些是什么反应。正准备给郁风发微信嘲笑一番,邬童从卫生间出来了,催促他去洗澡。




这边邬童吹完头发闲得没事,拿起手机正准备打开微博,尹柯放在一边的手机响了。他顺手拿过来看了一眼,瞬间就拉下了脸。




屏幕上跳跃着很大的四个字:“郁风师兄”,竟然存得这么亲密,邬童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就按了接听键。




“哎哟尹柯我跟你讲我快气死了你知道吗?网上竟然在大喊我跟江狄的CP,天呐,他们都是怎么想的!我跟那家伙完全就是相看两厌好吗?我怎么可能喜欢他那样的,我要喜欢肯定得是你这样的啊,你说说大家是中了什么毒?”




郁风上来就噼里啪啦说了一堆,邬童本来听着觉得好笑,直到后面那句出来,他一下沉了面色。




那边郁风说完半天等不到反应,有些奇怪,又开口叫道:“尹柯?小柯?柯柯?”




邬童被这亲密的语气弄得更是烦躁,终于冷冰冰地开了口:“我是邬童,他在洗澡。”




郁风硬生生反应了五秒钟,才猛然惊醒,赶紧开口说了一句“那那那、祝你们幸福,哈哈、再见”,然后光速挂掉了电话。




深呼了一口气他决定,以后还是不要再给尹柯打电话了,刚才邬童的语气让他觉得,似乎对方下一秒就要从手机里钻出来把他打死。




尹柯从卫生间出来没见着邬童,以为对方睡了,就拿起手机回了房间。等到收拾完一切躺下后,才看到有邬童和郁风的微信消息。




他直接点开了邬童的,就一句话:“我刚接了你的电话,郁风打来的。我先睡了,晚安。”他看得云里雾里,不明白接了郁风打来的电话和睡觉有什么关系。




返回点开郁风的消息,看完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没忍住笑了出来。




邬童真的是别别扭扭,幼稚又可爱。不开心、吃醋了不说,自己回到房间去,隔着几步路的距离还要给他发微信交流。




他想了想,回过去了一条:“你别以为我没看见你刚才看电视的时候一直在跟江狄聊天。”




卧室里一直抱着手机等回复的邬童看到这句话直接坐了起来。




这能一样吗!!!江狄那是苦兮兮地求他:“哥,我都为了你的爱情牺牲自身清白,变成一个对郁风情根深种却爱而不得的形象了,过去那些事咱们既往不咎了成吗?”




那郁风呢!上来就是“我肯定是喜欢你这样的啊”,还有什么“小柯、柯柯”叫得亲密的不得了。




就在他想要怎么回复的时候,尹柯的消息又弹了出来。




“邬童,我很喜欢你的。”




 


21、




尹柯这人有个习惯,就是喜欢抱着玩偶睡觉。大到等身顽皮豹小到巴掌大小的轻松熊,充斥着他的整个卧室和床铺。




但是搬到邬童这里后什么都没有了,半夜经常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这天又迷迷糊糊半睡半醒中顺手一摸,空空如也,他一下清醒过来,打开床头灯一看,反应过来自己是在邬童家里。




既然醒了索性起了床,到客厅倒了杯水,朝门口一看,邬童的拖鞋还在,看来还没回来。




邬童晚饭前出门,去跟朋友聚会,他记得当时自己非常贴心地把对方送到门口,还嘱咐了两句,虽然说完以后两个人都非常不习惯。




喝完水窝在沙发上,他本想等对方回来的,结果不知道是沙发太软还是邬童这个名字太催眠,他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邬童微醺回来一进门,看到的就是在沙发上睡得香甜的尹柯。




他没想到对方还在等他,这么多年他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就好像无论在外面发生了什么,回到家里,总有一个你最亲密的人在等着你。




他走过去,看对方毫无防备的脸,带着一点笑意,嘴角边的梨涡若隐若现,是他最喜欢的模样。




不知道是酒劲上来了,还是尹柯安静得太过美好了,他凑近,在对方梨涡处啄了一口。谁知道下一秒尹柯突然伸出手把他抱了个满怀,整个手臂环着他的腰身。




他挣了一下,没挣脱开,尹柯反而把他抱得更紧了,甚至双腿都缠了上来。他保持半躬着身子的姿势,无奈之下只好费劲把人抱了起来。




他在想喝酒可能壮得不是胆子,而是力气,要是放在平时,他还不一定能这么顺当地抱起来尹柯。




转身看着两扇卧室门,不过瞬间就做出了决定,然后抱着人走进自己的卧室。




看着丝毫没有转醒意思的尹柯,邬童在想,这睡着了要是被别人欺负了也不知道吧。一边想着,一边毫无羞涩地凑过去,在尹柯嘴角亲了一口,然后把人抱进怀里。




躺在床上他还不忘用不太清醒的脑袋思考了一下:怎么每次跟尹柯有点亲密接触的情况下,对方都是熟睡的状态?莫不是自己是安眠药?




本想带着点醉意缓缓入睡,可尹柯暖呼呼的身子就在怀里,还有沐浴露的香甜味道直往他鼻子里钻。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对方睡得安然的模样,报复似的在那个微张着的嘴上啃了一口。




他是私心想让尹柯醒过来的,否则只有他一个人在这浑身燥热算怎么回事?




可惜对方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继续睡着。他又凑了过去,这次刚刚触碰到,嘴唇就被湿乎乎的热度覆盖。




他愣了一下,这一次他没有克制和隐忍,翻了个身将人压在身下,捉住那个舌头便深深吻了下去。




就在理智快要崩塌的一刹那,他睁开眼睛,对上得是一双清澈的琥珀色眸子。


 


 


tbc


 




我来啦。




今天看到了一句话:世上所有事情都不容易,可有些事情,只要发生就是幸运。




愿你们每天都被幸运包围,包围一辈子。




你们相信我,真的马上就完结了……




今天依旧是要你们留下小心心的一天~




最后惯例比心,爱你们,爱他们。



评论

热度(1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