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亩星河

合约恋爱(下)

小鱼宝:

1、我瞎编的,别认真,比心♥


2、HE,圈地自萌,勿上升真人× 921128


 


wink私设,如题,全都是编的


前文戳:(上)(中)


 




10、




一夜好眠,以至于敲门声断断续续响了好久,邬童才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




用了三秒钟反应过来自己怀里抱着的是尹柯,又用了五秒钟回忆起了昨夜自己是如何一步步跟尹柯同床共枕的。




昨天晚上的理直气壮瞬间偃旗息鼓,他轻手轻脚地从尹柯被窝里钻出来,偷偷观察着对方,以防那双眼睛突然睁开。




刚下了床,又一阵急促的敲门声让他来不及顾及其他,赶紧先去开门。




一打开门,导演那张迷之兴奋的脸出现在眼前,草草的打了招呼后就先往房间里挤,而且目标很明确,直冲冲地朝着套间里面的卧室奔去。




邬童不明白导演的兴奋点在哪里,只看到了对方高举着的手机,他加快走了两步拦住对方马上就要打开门的手。




“别吵,尹柯还在睡。”




他本以为听到这个导演会很有眼色地收回手,谁想到对方递给他一个“我懂”的眼神儿后毫不犹豫地打开了门,紧接着尹柯一脸茫然的脸就出现在了两人面前。




邬童愣了一下,庆幸于尹柯没有比他醒得早,对上尹柯的眼神隐隐有些心虚,看导演还举着手机,开口制止:“导演,尹柯刚睡醒就别拍照了吧,就算是男艺人,也是需要荧幕形象的啊。”




他的声音很大,其实更多的是给自己打气,在心里告诉自己:反正尹柯什么也不知道。




倒是导演被他突然从身后传来的声音吓得手一颤,手机差点没抓稳,不满地应道:“我又不是听不见,你那么大声音干嘛?还有,谁跟你说我在拍照了。”




听到不是在拍照,尹柯也稍微松了一口气。即便是早已习惯镜头下的生活,那也没准备好一睁眼就有相机对着你噼里啪啦拍。




“我是在直播啊。”导演紧接着的一句话让尹柯已经准备掀被子的手霎时间顿住,瞪大眼睛望了过去。




一边的邬童也吓了一跳,赶紧走到导演身边朝手机上看,尹柯不可思议的模样正在屏幕正中央。




这些就算了,最重要的是,他看到了弹幕不断在刷着:“快看!尹柯脖子上暧昧的痕迹,天呐,邬童也太猛了!!!”




他赶紧朝尹柯看了过去,宽大的睡衣因为坐起的身子有些歪歪斜斜,正好露出了一半精致的锁骨,巧了锁骨上还有一坨可疑的红色印记……




邬童仔细回想了一下昨夜,自己好像并没有干什么过分的事,总不能睡着了以后做梦在尹柯锁骨上啃一口,还留下这样的痕迹?




尹柯并不知道自己浑身透露着一股被蹂躏了一夜的气质,还伸手挠了挠脖子,自言自语了一句“好痒”。




邬童这下彻底回过神儿来了,立马走过去,将尹柯整个挡住,然后把他的衣领拽了拽,这才转头开口略带些不悦地问道:“导演,你这是干嘛,要直播也不提前说一声儿。”




导演回答得很惊讶:“节目官博你们没看吗?为了庆祝粉丝破百万,让网友投票选择最想看哪一位嘉宾的房间,会在今天早上为大家直播十分钟,结果你的票数位列第一,所以我就来了,看到的就是还没起床的尹柯啊。”




……




导演回答得理直气壮,邬童竟无话可说。合着这是怪他人气太高?




“可是导演,房间是你们分的,给我和邬童分在了一起啊。”尹柯从邬童身后探出了脑袋轻飘飘地说了一句,邬童赶紧点头表示同意。




导演看了一眼快刷爆的弹幕:夫唱夫随啊啊啊!!!尹柯从背后探脑袋出来的样子好萌!!!邬童可怕的占有欲啊连看都不让我们看一眼了呜呜呜……




把目光重新落在床上两个人身上,导演开口很无辜地应道:“虽然给你们的是一间房但有两张床啊,你们不照样还是睡在了同一张上。”




邬童瞬时间浑身一僵,转头看向自己的床,被子平平整整的铺在上面,没有任何睡过的痕迹。




他张了张嘴想辩驳说自己早就起来了,所以床铺整理好了。但转念一想自己刚才开门时眼睛都睁不开的模样,这样的解释实在太过苍白无力,所以最终,他什么也没说出来。




相比担心导演或是一众网友误会,他更怕尹柯知道啊,毕竟他们两位对外是情侣,睡一张床又能怎样?可现在尹柯心里得怎么想他啊,一个心怀不轨的大变态?




这么一想,他更不敢去看尹柯的表情了。




兵荒马乱的十分钟直播终于结束,把导演亲自送出了门,邬童站在小客厅中间一动不动,盯着卧室的门,不一会儿就看到尹柯穿戴整齐的从里面出来。




他迎上去想开口解释点什么,结果反被尹柯先问了一句:“咦?你站在这干什么?赶紧洗漱收拾,一会儿下去化妆准备录制了。”




他呆愣愣地点了一下头,跟着尹柯挤进了卫生间,换来了对方更深的疑惑:“你很着急?那要不……你先用?”




他这才反应过来,赶紧走出卫生间开口说道:“不急不急,你先你先。”




坐在沙发上,他思考了片刻,似乎明白了过来。对啊!合约里规定了两个人在镜头面前必须要亲密点啊!尹柯都不在乎那自己一个大男人还在这扭捏个什么劲!




我们是情侣!!!邬童自己在心里默默喊了三遍后,挂着灿烂还透露着一股莫名其妙甜蜜的笑容起身,守在了卫生间门外。




 


11、




录制的地方离酒店不远,尹柯和邬童到的时候只有郁风和江狄在那里。




见着他们俩走过来,郁风先凑上前眼神上下把尹柯看了个遍,邬童在一边眼睛瞪得巨大却没法开口说什么。




谁知道郁风得寸进尺,伸手就要去拽尹柯的衣服领子,这下邬童不愿意了,把对方的手一下拍掉,开口淡淡地说了一句:“郁风,有事说事,这动手动脚的是怎么回事?”




郁风只顾着自己的八卦之心,完全忘记了邬童在旁边,被这么一问,才讪讪地收回了手,尴尬地笑了笑,也不知该说点什么。




一旁的江狄看够了热闹,主动凑过来跟尹柯打了招呼:“Hi~尹柯,穿挺厚哈~”说完,手在脖子上比划了一下。




尹柯明白对方的意思,怕是早上十分钟的直播早已经传遍网络。




虽然他很不想对着江狄解释,但是想来想去,当初签合约的时候是自己说的,如果有喜欢的人了只要不被拍到就行,所以,他还是不情不愿地低声解释了一句:“蚊子咬的。”




江狄明显怔了一下,努力克制住自己的笑瞥了一眼邬童,应道:“嗯……蚊子咬的啊?我觉得更像猫啃得。”说完赶紧转身,笑得肩膀都在发抖。




尹柯知道,自己这个解释苍白无力到无法形容,但是他真的很冤枉,因为这是事实。




他洗漱完还专门去床边找了一下,然后在床沿边看到了那只咬了他一口后就壮烈牺牲的蚊子。




好在另外两位前辈也到了,节目正式开始录制,大家也顾不上八卦了。




节目主要就是两两一组为搭档,根据提示完成任务,最后先全部完成的一组获得胜利。




邬童和尹柯毕竟还是不够熟悉彼此,在最开始需要默契的环节中,两个人竟然落在了最后,其他两组都已经奔向下个任务地点了,他们两个还在第一环节纠缠。




那边和郁风一起往下个任务点赶去的江狄有点幸灾乐祸,毕竟他是知道真相的,忍不住说了一句:“嘿我看看他俩怎么办,邬童那个家伙还敢不敢对我那么凶。”




郁风一听他这语气,心里马上戒备起来,这家伙难道对邬童还有想法?但是又不好直接说,所以他旁敲侧击地说道:“江狄啊,尹柯是个好孩子,他一路走来很不容易,有些事情勉强不得的,对吧?”




江狄听得云里雾里,不明白郁风这是在说什么,一直到下了车他才突然间恍然大悟:天呐!原来郁风对尹柯没有死心!还眼睁睁地看着人家两位秀恩爱,这得多扎心啊。




他本想安慰对方几句,后来一想,不行,他跟邬童是一个公司的,无论如何也得站梧桐一棵!




那边邬童和尹柯磕磕绊绊终于完成了默契大考验,两个人都有些心虚,因为现场工作人员很疑惑地问他们:“你们两个小情侣怎么这么没有默契?”




尹柯只好开口说道:“这不是为了节目效果嘛。大家肯定都以为我们俩会像开了挂似的完成,结果我俩竟然落到了最后,这多令人意外啊。”




邬童赶紧跟着附和,大家也没怎么多想,把尹柯的那番话当了真。




还好接下来几个任务不算难,他们一路合作几乎快要追赶上其他两组。




来到最后一个任务点的时候,其他两组都略微有些傻眼,因为是跟棒球有关。棒球本就是专业性比较强的运动,没经过长期的训练根本没法打。




还好节目组没有要求几人来一场棒球赛,只是让组内两个人合作,一个投球一个捕球,每组合作完成十个投捕动作,看哪一组用时最短。




邬童和尹柯上学时候都学过棒球,黄金投手和黄金捕手,听着名字就是绝配。




果然不出所料,在其他两组都还在手忙脚乱的时候,他们两个已经磨合得差不多,很快就完成了任务。




其实尹柯也挺惊讶的,因为棒球投手和捕手之间的默契配合都是经过长期的训练才会有的,他没想到跟邬童只是尝试了几次,就已经这么默契了。




最后他们两个竟然逆袭,拿到了第一名,那边江狄和郁风勉勉强强完成任务后,江狄凑过来插了一句嘴:“都说投手和捕手是一对儿,看来真没错啊哈哈哈!”




他的声音很大,说得时候还专门看了一眼郁风,保证对方绝对能听见。




邬童被江狄这话说得很是称心,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郁风,假装整理衣服不抬头的模样,显然是情绪低落。满意地笑了笑,给江狄递过去一个感谢的眼神儿。




这话落在尹柯的耳朵里就变了味道,江狄这话明摆着是故意的,他再看过去,正好撞见邬童给对方一个安抚的眼神,本来拿到第一名的喜悦也变得淡了。




等到导演公布完成绩,示意他们两个领取冠军奖励,邬童看着尹柯,笑嘻嘻地低声在他耳边,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了一句:“要不要牵着手一起走啊,单身狗?”




他本来只是调戏一句而已,没想到尹柯不仅没有拒绝,甚至很自然地牵起他的手走到了导演面前。




江狄看着这两人,一边心里默默为帅气的尹柯打call,一边转头看了一眼还在摆弄衣服的郁风,充满了心疼。




哥们,你的白月光照在别人身上了,放弃吧。




而等郁风终于把不知道什么时候扎进衣服里的刺弄出来以后,才发现邬童和尹柯都已经牵着手去领取奖励了。




他下意识地就朝江狄看过去,对上的是对方充满心疼的目光。他一脸的疑惑,这不应该是我给你的眼神才对吗?




 


12、




第一期节目录制结束,大家都累得够呛,回到酒店房间,尹柯把卫生间先让给了邬童,自己瘫在沙发上休息。




哗啦啦的水声传进耳朵就像是催眠曲似的,迷迷糊糊地他就闭上了眼睛。




他又做梦了,梦里邬童洗完澡从卫生间出来,全身上下只有腰间虚虚地挂了条浴巾,头发还滴着水,就这么一步一步朝他走来。




他眼睁睁地看着对方因为呼吸而不停起伏的胸口,还有隐隐有些线条的腹肌,再往下……感觉有点口渴,他喉结滚动,悄悄吞了一口口水。




“尹柯,你怎么了?脸怎么这么红?”邬童走到了他身边,胳膊撑在沙发两侧,将他圈在里面,他想动一动身子起来,但是却动不了。




邬童好像很担心他,见他没有说话,伸出手来在他额头上探了探,“是发烧了吗?也没有啊。”




那只手掌的触感湿润,带着些水汽,让他瞬间感觉更热,呼吸都有些不畅了,只想赶紧起来透透气。




看着邬童靠他更近,他想伸手推开对方一些,他还想朝对方喊一句“别闹”,可是他动不了,也发不出声音。




他听见邬童说:“尹柯,昨天晚上我睡在你的床上,跟你在一个被窝里,你半夜钻进我怀里,抱着我不松手,这些你都不知道吧?”




他急了,大声喊道:“不可能!还有,我知道你昨天晚上睡在我床上!谁说我不知道!”




喊完这一句,尹柯猛地睁开了眼睛,邬童那张好看的脸就在他眼前,两个人鼻尖相碰,他一时竟愣住了。




脑海中飘过了刚才梦里的邬童,他目光不自觉地向下看了过去:赤裸的上身,还泛着些水汽,他下意识地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嘴唇,但舔完觉得不太对,怎么嘴唇上毫无感觉,于是他又舔了一下。




“尹柯,你、你别再……舔我了,我要控制不住自己了……”




说完,热乎乎的吻毫无征兆地落了下来。


 


 




tbc


 




我……




对,是的,是tbc不是END,嗯……




因为写到热乎乎的吻毫无征兆铺天盖地落下来后,我认为有必要让躁动的自己平静一下,缓一缓。




我觉得这一定是因为我涂了那个该死的护手霜,噢上帝啊~




喏,就是这个,哥哥给我的护手霜↑↑↑




还是要你们交小心心在我这里的一天~




最后惯例比心,爱你们,爱他们。



评论

热度(19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