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亩星河

合约恋爱(中)

小鱼宝:

1、我瞎编的,别认真,比心♥


2、HE,圈地自萌,勿上升真人× 921128


 、


wink私设,如题,全都是瞎编的


前文戳:(上)


 




4、




第二天是两人被迫争夺“棒球王子”称号那档综艺的第一次录制,为了演好“刚刚公布恋情的情侣”这一角色,两个人在机场外隐蔽地方接了头,仿佛一对地下工作者。




尹柯其实是有些愧疚的,因为昨天跟邬童商量着商量着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睡着了,今天早上醒来的时候,一打开手机,还是和邬童的聊天界面。




更尴尬的是,昨天他竟然梦到了邬童,梦见对方趁录制节目的时候对他动手动脚,他碍于镜头只能低声劝告对方别闹。




醒来后他自己都觉得这个梦有些令人尴尬,要是邬童得知自己梦到了这些,估计得把他当成变态了。




尹柯心里纳闷儿,怎么好端端梦到了邬童呢,他把这归咎于昨天一整天高频率地提到邬童的名字,且一整天的生活都跟对方有关这个原因。




见了面后,他主动朝邬童走过去,先开口朝对方道了歉:“对不起啊邬童,我昨天太累了,不小心给睡着了……”




声音传进耳朵,邬童微不可见地颤了一下,脑海中又是对方昨夜睡梦间那句迷迷糊糊的“别闹,邬童”,他面不改色地点了点头,应了一句:“没关系,多注意休息。”




两个人互相看着对方,按着昨天的计划,穿着相似款的衣服,邬童的助理把买好的同款口罩和帽子拿给尹柯一套,见着两人全部武装到位了,这才护着两人出去。




果然刚一到机场门口,已经有不少媒体和粉丝候着了,这次行程并没有保密,而且节目组要从机场开始录制一些花絮什么的。




见着他俩一起出现,全都挤了上来,还好两位助理都人高马大的,还有机场的保安维持着秩序。




两个人按着经纪人的交待,对于所有的问题都未做回答,只说了一句:“谢谢大家的关心,我们很幸福。”




这句话是尹柯说的,话从嘴里说出来的时候他忍不住浑身颤了一下,不是悸动,是肉麻,说完以后就感觉从指尖开始,鸡皮疙瘩迅速泛起一层,直到脚尖。




而此刻肩膀上突然压下一股力量,是邬童揽住了他的肩膀,莫名让他安心下来,他侧头看了一眼对方,就见着邬童难得地笑着朝大家又说了一句:“谢谢你们的祝福,我们会照顾好彼此的,还有……”说到这,声音停住,突然转过头来,与尹柯还没收回的目光对了正着。




尹柯有些不自然地别过头去,就听邬童的声音再次响起:“你们再追问下去尹柯会害羞的。”




他一愣,这个邬童真的是……这么一说好像刚才自己躲开的眼神像是真的在害羞一样,他想反驳对方,但是看着这么多相机手机对着,只能默默翻了个白眼,然后跟着邬童进了候机室。




候机室是节目组准备好的,没有闲杂人等,尹柯本想跟邬童理论理论刚才他那番话,可节目组的人已经凑了过来:“两位就像平时在家相处时候一样就行了,我们随便拍点,狗粮尽情地撒。”




尹柯听着这话差点没忍住笑了出来,像平时相处一样就行?他想了想,那可能节目组会拍到相顾无言的两块冰。




不过他还是笑吟吟地点了点头应了下来,反正演戏嘛,想着刚才在粉丝面前邬童的话,他心里决定一定要找机会“报复”回来。




没了人群的围观,尹柯把帽子口罩全都摘了下来,转头一看,邬童刚把行李放好还没来得及摘,眼睛一眯,挂着“甜蜜的”笑容凑了过去。




“候机室里热,把帽子和口罩摘了吧。”说完,不等邬童的反应,直接上手非常温柔地把对方的帽子摘下,然后摸上耳朵,把口罩缓缓取下。




那边节目组随行的人都忍不住发出了一阵惊呼,尹柯不理会,还朝着邬童眨巴眼睛笑了一下,在对方反应过来前,找了个位置坐下去。




邬童怔了好一下才缓过神儿来,看着已经坐在一边悠哉悠哉玩起手机的人,嘴角扬了扬。




倒是个爱计较的家伙。




 


5、




录制地点跨越了几个城市,飞机上尹柯倒是没什么困意,昨天夜里睡得不错,所以便拿起一旁的杂志随手翻着。




就这么看了一会儿总觉得不太对劲,转头一看,身旁的邬童已经昏昏欲睡,头一点一点的,像是小鸡啄米似的。




他正想笑呢,突然想起昨天自己没心没肺地睡着了,于是便收起了笑的心思。




过道另一边坐着的随行导演看了一眼他们,用口型问了一句:“没睡好啊?”




尹柯除了点头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结果导演又低声说了一句:“看来闹腾得挺晚啊。”说完,还有一个神秘的微笑。




尹柯还是点了点头也没在意,直到重新转回了头才明白了过来导演话里的意思,顿时耳朵一阵烧。




转头想解释几句,猛然反应过来,刚公布恋情的情侣当夜闹腾到挺晚,好像……很正常,解释了反倒不对劲。




只能被动接受了这个认定,他看着邬童头一点一点着的难受模样,最终还是大发善心的把那个脑袋放到了自己的肩上,带着些自己都没有注意的轻柔。




 


6、




酒店不出意外地给两人安排了同一间房,不过还好是两张床,尹柯感激他们没有丧心病狂到准备一间大床房。




“尹柯啊,你别不开心,我们订房的时候大床房已经没了,情侣房更是没了,就只能定了个套房,两张床。不过没关系,你们想怎么睡反正我们也看不见是吧。”




尹柯正打开行李箱的手狠狠地颤了一下,他是很佩服这些导演的想象力了,能把他现在满脸嫌弃的表情读成失望和不开心?




“那您二位先收拾着,一会儿会下去抽个签决定明天分组,顺便再和其他几位嘉宾碰个面,我待会儿再来叫你们。”




导演说完,转身就走了,刚走到门口似乎是又想起来什么似的转过头来,看了一眼表,一本正经地开口说道:“大概还有两个多小时的时间才集合,你们……”眼神在两人身上流转了一下,然后了然一笑,关门离开。




就算尹柯是个傻子,也读懂了导演的意思:你们两个要是想干点什么情侣间要干的事,时间是完全来得及的哦~




我可XXXXX,心里没忍住爆了句粗口,他看了一眼邬童,见着对方似乎面色也有些别扭,心情稍稍缓了下来。




“这节目组也真是的。”低声说了一句,他是想着邬童听见后能回应点什么的,因为两个人现在这迷之沉默的气氛着实有些尴尬。




结果就看到邬童依旧维持着刚才的面色,默默收拾自己的行李,丝毫没有要搭话的意思,尹柯干脆也不再说话了。




那边邬童机械地收拾着自己的行李,根本就没听见尹柯那句蚊子哼一般的抱怨,他满脑子都是刚才导演那个别有深意的眼神儿。




脑海里忍不住就开始脑补起了在这个只有他们两个孤男寡男的酒店房间里,两个多小时的时间,可以做点什么呢?




他甚至在想等晚上尹柯入睡以后,去故意逗逗对方,是不是就可以听一句现场版的“别闹,邬童”?




所有的脑补在转眼看到尹柯的时候瞬间结束,当着别人的面yy,真的是……




但是瞬间他又反应过来,俩人现在可是情侣呢,所以这点脑补才算不得什么。




只是……他看了看已经整理好行李坐在一边玩起手机的尹柯,脑海中在想,其实……合约成了真也没什么不好。




 


7、




导演非常贴心的把时间拖到最后一刻才去敲响邬童和尹柯的房门,下一秒门就被打开,两个人衣衫完整、面色平静、干净清爽的从房间里出来了。




导演不怕死地伸头往房间里火速瞥了一眼,干净整洁,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这让他非常疑惑。




现在的年轻人都这……这么快的吗?




这话自然不能问出口来,他将两人带着去酒店大厅,与其他几位嘉宾汇合。




在电梯里,邬童看到尹柯活动了一下肩膀,想起自己在飞机上醒来时靠在对方肩膀上,估计是不太舒服的,所以就伸手过去,帮着捏了几下。




“刚才飞机上谢谢你。”




邬童的力道掌握得很好,只捏了几下尹柯就感觉肩膀舒服多了,朝对方笑了一下,两人便出了电梯。




这一切落在身后跟着的随行导演眼中那就不一样了:蜜里调油的两位情侣刚经历了一场快速且猛烈的“运动”后,一位在帮另一位揉捏酸痛的……肩膀。




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不是揉腰而是肩膀,但是这一切已经足够了。




并且他也从这番动作中获取了一个巨大的情报,他想自己应该是没站错:霸气宠溺攻×温柔傲娇受,配!简直是配一脸!




导演脑海里已经拍出了一部一百集的长篇恋爱电视剧,还好已经到了大厅,他及时收回自己的思绪,准备留到晚上睡觉前再继续创作。




酒店的大厅,尹柯没想到会碰上熟人,邬童也没想到。




当初接这个综艺都是经纪人一手帮忙打理的,两个人都没怎么注意,现在一看,竟然都有认识的人在,只不过两人开口打招呼的却不是同一个人。




嘉宾一共有六个人,除去他们两位以外,还有四位男士。有两位是出道很久的前辈,还有两位,一个是尹柯的师兄郁风,另一个是邬童同公司的江狄。




尹柯跟郁风合作过几次,郁风人很好,是他曾经上学时候的学长,之前拍戏时对他也很照顾,所以在这见到对方尹柯是真的很开心。




“你小子速度够快啊,”郁风跟尹柯打了招呼后就把人拉到身边低声说了起来:“几个月前问你的时候还说没有呢,这转眼就公布恋情了,你连师兄都开始隐瞒了啊尹柯。”




尹柯被说得都不知道该怎么接这话,要是告诉师兄他和邬童两天前才正式见过彼此,并且还是在公布恋情后才见的,他觉得对方可能承受不住。




所以只能笑着打哈哈:“我这不是当时还不太确定嘛,哈哈、哈哈。”




还好郁风没有再追问下去,不过却把他拉得更近了些用眼神示意了一下,然后开口说道:“看,你情敌。”




尹柯顺着郁风的方向看过去,邬童正和江狄在说着什么,两个人凑得近的不得了,都快贴一块儿了。




“那是邬童同公司的,之前网上不少媒体都在猜测他俩也许是一对儿,粉丝还给俩人起了个名字叫‘榨菜CP’呢。”




郁风一副好哥们来打小报告的模样,尹柯却完全被那边的两个人定住了目光。




也许,这就是让邬童在签那份合约时问出“在合约期不许谈恋爱”问题的原因了吧。尹柯不知是什么心情地收回了目光,淡淡地问了一句:“榨菜CP?”




郁风赶紧开口解释道:“是啊是啊,就是乌江榨菜啊,网友的力量简直令人钦佩。”




见着尹柯没说话,郁风继续说道:“不过我瞧着他俩也是不可能的,两个人之间怎么感觉总是弥漫着一股杀气,就是那些媒体整天在那瞎猜。你看你俩多般配啊,原来那些绯闻是不是邬童为了保护你俩恋情专门不去澄清的?”




尹柯心里想说:正好让你猜反了,我们俩才是假的,那对儿才是隐藏在暴风骤雨后的甜蜜。




不过也只是想想而已,嘴上还是含含糊糊地应道:“是啊,挺般配的。”




说完,又往不远处的邬童那看一眼,般配你大爷!




 


8、




邬童是没想到能碰见江狄的,因为最初公司给的名单里,是另一个人。




他倒是看见尹柯满脸灿烂地跑过去跟郁风打招呼,那笑得可比跟自己在镜头前演出来的那些笑容甜蜜真实多了。




难道这就是尹柯心里的那个人?邬童兀自想着,心里不禁跟郁风比较了一下,好像也没比自己厉害么。




“邬童,你这个恋情公布得真是突然,一夜之间就突然有了个男朋友,厉害啊厉害。”




邬童听得出这话里的意思,看来江狄应该是知道的,也不也不刻意去隐瞒,只是开口警告了一句:“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这不用我再教你了吧?这是公司的决定,你应该明白要是被别人知道的后果。”




江狄耸了耸肩挑眉应道:“哟呵,怎么着?难不成你还想假戏真做啊?”说完,朝着尹柯的方向看了一眼:“不过尹柯倒是个招人喜欢的,之前跟他合作了一部古装剧,真是分分钟被他迷倒啊~”




其实邬童稍微再仔细点,就能听出江狄话里明显的浮夸,但是他只顾着看那边越凑越近的两个人,凶巴巴地回了一句“好看也不是你的”,就朝着尹柯的方向走过去。留下江狄一个人莫名其妙地站在原地:这……难道还真要假戏真做?




抽签主要还是走个形式,一堆人伸进一个箱子里,摸出来小圆球,颜色一样的组一队。




当邬童摸出自己的紫色小球的时候,第一时间看向了尹柯,对方手里握着的是一颗蓝色的。再扫一眼,另一颗蓝色的球在郁风手里。




“哟呵邬童,巧了,我也是紫色的。”江狄的声音在一边响起,邬童一听,顿时凑了过去。




“你去,跟尹柯换球。”不是商量,而是命令的语气。




其实本来江狄也没想跟邬童一组,自己怎么着也不能拆散一对刚刚公布恋情的情侣不是?但是邬童这语气让他顿时起了逗弄的心思。




“我凭什么要换啊,我看尹柯跟郁风关系挺亲密的,两个人搭档起来应该也会很有默契,挺好。”




“你不换的话,我现在就把当初你背后搞小动作抢我的资源,还有你故意拆散我和尹柯这些事告诉公司。”邬童语气淡淡,江狄恨恨地瞪了一眼,然后换上一副笑容走到了尹柯身边。




最后摄像机记录下来的画面就变成了:抽签过后,心有灵犀的邬童尹柯小情侣拿到了同款紫色小球,郁风和江狄蓝色,两位前辈红色。




直到录制完回到房间,尹柯还有些迷迷糊糊的,怎么江狄就主动跑过来跟他换了?后来转念一想,现在外人面前他和邬童才是情侣啊,这样一想又忍不住心疼起江狄了。




喜欢的人就在面前,却不得不忍痛分开,主动把搭档的位置让给别人,不过心疼两秒后他就不心疼了。




你们俩暗度陈仓的,我可还在认真履行合约,在大众面前,梧桐一棵才是real,你们榨菜只是邪教!




 


9、




谁也不会想到,甜甜蜜蜜的小情侣此时此刻各自躺在各自的床上玩手机,空气安静到彼此的呼吸声都能听个清楚。




尹柯是接到了郁风的微信让他看微博,而且还十分夸张地用了十几个感叹号告诉他:“虐狗啊学弟!”




尹柯点开热搜榜,看着紧紧挨在一起的两个名字,也不知道怎么的,明知道都是假的,却还是忍不住稍稍弯了一下嘴角。




微博上是下午接机时候的各种图和视频,正如他所料,他的那句“我们很幸福”,以及因为别扭肉麻而移开的目光,早已经被众人渲染成感天动地甜腻到冒泡的恋爱小说了。




在一众评论中,他眼尖的发现了一条:“我的榨菜难道都是假的吗?我不信呜呜呜……”




他瞬间失去了继续看下去的欲望,犹犹豫豫想了很久,开口闲聊似的问了邬童一句:“你跟江狄以前就认识啊?”




问完以后他没看对方,似乎真的只是随口提起一样,眼睛四处瞟着,等待着邬童的回答。但是等了好久,依旧是一片沉默。




他终于把目光落在了另一张床上,看着邬童紧闭的双眼才明白过来,原来早就睡着了啊。真是的,明明白天在飞机上睡了那么久,怎么晚上这么早就睡了,看来身体不行啊。




也没再纠结,尹柯乱七八糟地琢磨了会儿,也渐渐沉睡过去。




听到平稳的呼吸声传来,邬童才缓缓睁开了眼睛,看尹柯似乎已经睡得很熟,他轻轻移到了对方床边。




那张好看的脸在昏暗的灯光下变得朦胧了些,眉头轻蹙着,不知是想到了什么烦心事,他伸出手去轻轻把眉头抚平,换来了床上人哼哼唧唧的一声。




他有些想笑,手指朝着对方一笑起来就有梨涡的地方轻戳了一下。说实话,每次看到尹柯笑得时候他都想这么做,只是一直忍着。




就在他越戳越上瘾的时候,尹柯突然伸出手来,整个手掌包住了他作乱的手指,腻腻乎乎地说了一句:“别闹”。




邬童整个人一怔,跟那天电话里的一模一样,只是……只是少了他的名字而已。




“别闹,邬童。”又一句。这一次,邬童的笑容加倍扩大,轻轻挣脱了一下,发现对方握住他的手指丝毫不松。




于是,他十分坦然地掀开了被子,就这么并肩挨着躺在了尹柯的床上,缓缓闭上了眼睛。




 


tbc


 




我来了,下雪了。




在想那些初雪浪漫的情节为什么我从来没有体会到过。




每次一下雪,我心里唯一的念头就是:卧槽冻死了,我要快点走,赶紧到家……




嗯……我也没想到是(中)不是(下),就是想写一个甜甜腻腻的爱情故事。




本来想说,一个(上)比我之前一整篇文还长,结果(中)比(上)更长,接下来的(下)是不是更更长……




很快(下)就见,冬天快乐啊,穿厚点都。




依旧要你们留下火热热的小心心!!!




最后惯例比心,爱你们,爱他们。



评论

热度(20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