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亩星河

你这个AI跟人类无异了

小鱼宝:

1、我瞎编的,别认真,比心♥


2、HE,一发完,比心♥


3、圈地自萌,勿上升真人× 921128


 


脑洞from @专治防爆 老师朋友圈的一条评论。


一个跟人类无异的AI,感情丰富的不得了


瞎写,别认真,希望你们也瞎看……


 


 


1、




夏常安离开已经整整100天,谌浩轩感觉日子好像跟从前一样,可又有些不一样。




他换了一个城市,去了一所新的学校。




新的学校里没有人知道夏常安,更没有人会时不时在他耳边提起这个名字。




他依旧每天按时起床、洗漱、吃饭,上课、下课、放学,回家、写作业、睡觉。一切都井井有条,毫无变化。




不同的是,他有了一个好朋友隋玉,虽然不能常见面,但是一直在保持联系。




噢对,还有一点不同,他失去了最懂他的……夏常安。




这是他在这100天内第52000次想起夏常安这个名字,每天想520次,不多也不少,刚刚好。


 




2、




当班主任站在讲台上介绍着有新同学转来的时候,谌浩轩依旧低着头在做题,他对这些跟他无关的事毫无兴趣。




要是放在以前,夏常安一定会拉着他一起望向讲台,期待着新同学的模样。可是现在,没有了夏常安,似乎所有事都与他无关了。




好了,这是今天第434次想起夏常安,还有86次,谌浩轩在心里计算着。




那接下来不能想得太频繁了,毕竟今天才过了一半不到,如果这么快就想完了520次,那接下来的半天该怎么度过。




直到班上同学的一阵掌声把他从回忆里拉了回来,依旧没有抬头,不过却听到了身边的低声讨论。




“诶新同学颜值好高,不过看起来不太好相处耶。”




“我看他刚才稍微像是笑了一下,好像有两颗虎牙,莫名有点萌。”




虎牙?谌浩轩愣了一下,强迫自己不要去想起那个名字那个人,他要留着剩余的次数,慢慢想。




“是啊是啊,而且你看他的眼睛,大桃花眼,看着人的时候多深情啊……”




桃花眼?这一次谌浩轩终于放下了手中的笔,缓缓抬起头向讲台上看过去。




在看清楚新同学模样的一瞬间,他“呼”的一下从座位上站起来,全身抑制不住的轻微颤抖着,他尽力控制着自己,眼睛却死死盯着讲台上的人。




夏常安……终于……回来了。




“谌浩轩,怎么了?有什么事吗?”班主任温柔的声音从讲台上传来,让他意识到自己的失态。




摇了摇头又坐了下去,身边同学关切地问了一句:“谌浩轩,你没事吧?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他虽然面无表情但却会轻声应上一句:“没事,谢谢你。”这都是从前夏常安教会他的,要试着学会跟同学相处。




而现在,那个教会他这些的夏常安,终于回来了……




 


3、




“大家好,我叫邬童,很高兴认识你们,希望以后能和大家友好相处,也请大家多多关照。”




台上新同学官方且并不算多热情的自我介绍依旧换来了大家再一次的热烈掌声,但谌浩轩却陷入了震惊。




邬童?邬童是谁?讲台上站着的明明就是夏常安啊!那个说会永远等着他的夏常安!




自然没人会知道他的想法,就看着这个叫邬童的新同学按着班主任的安排,在谌浩轩的前一位落了座。




整整一堂课,这是谌浩轩有史以来第一次一整节课什么也没做,只盯着前面的这个背影发呆。




下课铃声响起,他缓缓伸出手,向面前的背影伸过去,还未来得及他触碰到对方的肩膀,身边突然涌过来很多人,都在好奇地跟新同学打招呼。




谌浩轩默默地收回了手,但是目光却没有移开。他看着面前和夏常安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渐渐地看出了些不同来。




新同学会像夏常安一样回答每一个人的问题,但是他的笑却没有达到眼底,不像夏常安,每一次笑都是发自内心的,像是把阳光装进嘴角眉梢了一样;




新同学说他的数学不好,希望大家多多帮助,而夏常安,从来都是最会做数学题的;




新同学说自己是个慢热的人,但是会努力融入新班级的,他在想,如果是夏常安,也许只是一个课间的功夫,可能已经跟大家打成一片了吧?




“那这就要多问问谌浩轩了,邬童。”直到听到自己的名字,谌浩轩的思绪才收回来,就听见班长的声音再一次传进耳朵。




“谌浩轩是班级里学习最好的,虽然才转来一学期,但是只要有考试,他一定是第一名。你数学不好的话,那我去跟老师申请一下,你跟谌浩轩坐同桌,让他多帮帮你。”




班长说完,朝他看了过来,询问他的意见。谌浩轩注意到的却是新同学那张熟悉的脸转过来看向自己,无意识地就点了头。




“邬童你别看谌浩轩他不爱说话,其实人很好的,他特别慢热,你多跟他相处相处就知道了。”有同学笑着跟邬童解释着,谌浩轩想努力扯出一个微笑来回应,可是动了动嘴角,对着这张脸,终究是没有笑出来。




“我知道。那以后,就请多多关照了,谌浩轩。”面前这个叫邬童的男生突然笑了,熟悉的模样让谌浩轩心里一阵紧。




从前夏常安最爱这么朝着他笑,无论大事小事,只要在他身边,总是在笑。




那声“谌浩轩”熟悉到不能再熟悉,可是他知道,面前的人却不是夏常安。




“嗯。”勉强回应了一句,他便不再去看那张脸,埋下头继续做题,努力不让自己再去想东想西。




班长的办事效率很高,不过下一个课间,邬童的位置就已经调到了他的旁边。谌浩轩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的感受,明明是一模一样的脸,却是不同的两个人。




 


4、




对邬童的接受远比谌浩轩想象得慢,或许是因为顶着和夏常安一模一样的脸却并不相像的缘故。




对于他来说,这是一个陌生的人。




可是有时候他也会产生一种错觉,一种邬童就是夏常安的错觉。




你看,邬童也会买来棒冰给他,帮他打开包装纸告诉他很好吃;邬童也会在实验不小心发生点小意外的时候一把把他拉到身后;邬童还会告诉他:“谌浩轩,你多笑一笑嘛,你笑起来特别好看”……




谌浩轩记得自己曾试探性地问过邬童:“你……认识夏常安吗?”结果换来了对方的一怔和疑惑的眼神。




那是个完全陌生的眼神儿,谌浩轩知道,邬童只是邬童,永远不会是夏常安。




日子一天一天过着,谌浩轩已经不像最初那么排斥邬童,甚至有时候会跟邬童主动说几句话,只是他总是犯错,总是一不小心就对着邬童喊出了夏常安的名字。




“常安,今天……”




“谌浩轩,你又叫错我的名字了。”邬童无奈的声音打断了他接下来的话。




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他开口抱歉地应道:“不好意思邬童,对不起。”




邬童的面色因为谌浩轩低眉的模样而变得缓和了些,但谌浩轩除了抱歉不知道该再说些什么,两个人沉默地走在路上,一时都没有再出声儿。




“夏常安是……对你很重要的人吧?”邬童的声音突然从身侧传来,谌浩轩的步子顿了一下,望了过去。




他从那双眼睛里没看出来任何情绪,好像只是很平常地询问而已。谌浩轩点了点头,但却不愿意再多说一句。




夏常安永远是他心里最重要的一个名字,关于夏常安,他不愿和任何人分享。




好在邬童也没有再追问下去,只是朝着他笑了笑,一如夏常安从前,谌浩轩晃了一下神儿,伸出了手来,最终在触碰到那张脸之前清醒过来。




“对不起,邬童。”低声说了一句,谌浩轩没有再看邬童,匆匆地转身离开。




 


5、




那一天晚上回家,谌浩轩想了很多,向来晚上精准按时睡觉的他头一次失了眠,脑海里全都是夏常安,还有邬童。




他从来没有仔细思考过自己为什么每天都会想到夏常安,而且每天想那么多次,直到今天他转身离开时邬童那句话,虽然是很小声的自言自语,但他还是听见了。




“夏常安,是你喜欢的人吧。”




“喜欢”这个词对于他来说太过陌生,陌生到令人害怕。他还记得自己曾质问过249:“你懂什么叫我爱你吗!”




他自己作为一个人类,却不懂这些或浓烈或深刻的感情,反倒是夏常安一个AI,教会了他这些,成为了最懂他的人。




现在,他感觉自己好像有些明白了“喜欢”的感觉,可是……那个他喜欢的人却不在。




对于邬童,谌浩轩心里充满了愧疚,这一个多月的相处,他总是从对方身上看到夏常安的影子,无数次的对着邬童喊出了“常安”。




他记得那是他和邬童坐同桌的第二周,他第一次主动开口跟邬童说话,一张嘴喊出的却是“夏常安”。




当时的邬童只是微微怔了一下,接着便笑了,开口化解了尴尬:“呀,夏常安是谁啊?你的前一任同桌吧?这名字怎么听着感觉这么熟悉呢。”




他当时激动地看向对方,期待着邬童能说出什么关于夏常安的消息来,结果对方只是耸了耸肩就继续忙其他的了。




那天他很失落,他没有人可以分享关于夏常安的任何,唯一一个隋玉,可他每次拿起电话后又不知该说些什么。




他最会做的事就是隐藏自己的情绪,没有人看出他那天的不开心和心不在焉,唯独邬童,在中午放学后拦住了他。




“中午我们一起去食堂吃饭啊谌浩轩。”邬童笑得灿烂,他看着那张脸、那个笑容,点了头。




那天吃午饭的时候,邬童看着他把饭菜摆得整整齐齐却一点也不惊讶,反倒一直在不停地说着好笑的事给他听,虽然很多都只是网上的段子,他看过很多遍,一点也不觉得好笑,不过他终究没有打断。




吃完午饭,邬童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一根冰棒,打开包装纸后塞进了他手里,谌浩轩承认自己有一瞬间的失神,然后抬头看向了邬童。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感觉你会喜欢吃这个,你尝尝看看吧,很好吃的,很甜。”




邬童的回答让他缓过神来,道了声“谢谢”,却再没有多说话。




“谌浩轩,你心情不好就说出来嘛,说出来就会好很多,我虽然可能帮不了你什么,但是我可以听你说啊,说完以后也许就不会这么失落了。”




邬童的话让他有些震惊,反问了一句:“你……怎么知道我心情不好?”




当时邬童摇了摇头,但却无比认真地应了一句:“我不知道,但是我能感觉到。”




那一次的午饭让他和邬童的关系亲近了不少,至少他已经开始能把邬童当做朋友了。




谌浩轩躺在床上,就这么想着夏常安和邬童两个人,渐渐地,脑海里两张脸重合在了一起,而他伴着这些回忆,终于浅浅入了眠。






6、




第二天谌浩轩到了学校后,特地带了一罐牛奶放在了邬童的桌子上,他不好意思再说一次“对不起”,也不知道怎么向对方开口解释关于“夏常安”。




他一直坐在座位上看书,眼睛却时不时地瞟向门口,然而直到上课铃响,邬童都还没有出现。




谌浩轩有些疑惑,抬头看向走上讲台的班主任。




班主任朝着他的方向扫了一眼,率先开口解释道:“邬童同学请假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等他回来了,麻烦谌浩轩多帮他补习补习新学的内容。”




谌浩轩应声点了点头,有些担忧地朝旁边看了一眼,那张桌子上干干净净的,只有一罐牛奶。




他没想到邬童这一请假,便是整整一周没有出现。每一天他都会带一罐新牛奶放到邬童的桌子上,因为他发现邬童很爱喝牛奶。




有时候他会有些后悔,后悔之前没有跟邬童好好相处,甚至连对方住在哪里,电话是多少都不知道。




又是一个周一的早晨,他照例带上一罐牛奶来到了班里,刚把牛奶放到邬童的桌子上,肩膀就被人拍了一下。




“嘿谌浩轩,好久不见啊~”邬童明媚的笑容伴着身后清晨的阳光洒过来,他不自觉的跟着笑了一下,换来了邬童的惊叹。




“哇谌浩轩你终于笑了!哎呀这是你给我带的牛奶吗?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喝牛奶?谢谢你啊。”




谌浩轩明显感觉到,邬童有些变了,变得热情开朗,活泼的不得了,有点像夏常安。




这种感觉随着他跟邬童的持续接触越来越强烈,而且他感觉邬童有些奇怪。




比如他们又一次一起去吃午饭,餐盘刚端上来邬童就直勾勾地看着他,弄得他一脸迷茫。




“谌浩轩,你怎么不把菜都分类整齐摆放了?”那语气不是疑问,而是带着些激动地质问。




谌浩轩有些尴尬,刚才他正准备开始的时候,突然想起来邬童之前跟他说的:“谌浩轩,下次不然你尝试一下,不把那些菜摆得整整齐齐,那样其实也可以吃。”




本着自己以前总是叫错名字,心里带着愧疚的心情,他强忍着自己的冲动,努力没有去给那些菜分类摆放,怎么反倒换来了对方的不满。




“你不是说……让我尝试一下不要分类吃一次吗?”谌浩轩直白的反问了一句,结果邬童只是瞪大眼睛看了他一眼,最后也没有说话。




最终他还是把饭菜摆得整整齐齐才开始吃,有些习惯真的是无法改变的。




还有邬童开始向他打听夏常安,也许是已经把对方当做朋友,也许是因为那张脸,谌浩轩开始慢慢地跟邬童说一些关于夏常安的事。




只不过自始至终,他都没有提及夏常安是个AI。奇怪的是,有时候邬童反倒会来纠正他的叙述。




在他说起第一次和夏常安还有隋玉一起拍照,他们在他脸上你捏来捏去让他笑的时候,邬童激动地打断了他的话:“什么叫捏来捏去!那是爱抚!爱的抚摸!夏常安肯定喜欢你,他心里一直等着这样的机会呢!”




谌浩轩没有理他,夏常安的想法不是别人能揣测的,更不是邬童这个根本不认识夏常安的人能明白的。




他还说到了那次他被那些小痞子拦住,夏常安无意间撞见救了他,他自己也人生第一次跟人动了手,结果被邬童拦住:“无意间撞见?人家夏常安明明是一直跟着你,然后搭救你生怕你受一点伤好吗!”




谌浩轩看向了邬童,疑惑地问了一句:“你怎么知道?”




结果换来了对方一句气哼哼的“我猜的!”然后就没再理会他。




这样的事数不胜数,邬童总是莫名其妙的生气了,但是过会儿又主动来找他说话了。




更让谌浩轩莫名其妙的是,有一次少见的他又把邬童叫成了“常安”,按着以往邬童肯定又会调笑他几句,或是沉默不语,但是这一次对方很是自然地就应了下来。




“嗯?什么事?”




谌浩轩除了尴尬以外更多的是愧疚,其实他已经很久没有叫错邬童的名字了,但是最近邬童总是让他想起夏常安,也总是在他身边提起夏常安,以至于他一不小心又叫错了。




谁知道还没等他犹豫着要不要开口道歉,邬童又一次开了口:“要不你以后就当我是夏常安好了,反正我跟他长得一模一样。”




这句话换来了谌浩轩极大的愤怒,这是第一次,他对着邬童生了气,甚至还发了火。




“你有什么资格成为夏常安!你跟他虽然长得一模一样,但是你永远不可能是他!”




吼完这句话,他绕过了邬童,径直从对方身边离开,紧抿着嘴角,看都没看对方一眼。




 


7、




夏常安看着谌浩轩离开的背影,一时有些无奈。




谌浩轩为了他生了这么大的气,他本该开心,自己的目的终于达到了,可是看着刚才对方离开时有些泛红的眼尾,心里泛了疼。




他没有想过自己会有再次出现在谌浩轩面前的机会,就像他没想过自己能重新“活”过来一样。




当初电池受损,他以为自己就会这么永远地闭上眼,没想到还有重新睁开眼睛的机会。




他是在离开谌浩轩一个月后再一次拥有了意识,睁开眼的那一刹那,他首先看到的是窗外一棵梧桐树,然后有一片叶子随着风吹晃晃悠悠地落在了他的床上。




因此在爸爸问他想要叫什么名字的时候,他看着手上的梧桐叶,顺口说一句:“梧桐。”




但爸爸觉得“梧”这个姓太少见了,所以给他取了谐音“邬童”。他倒是无所谓,反正就是个代号而已嘛。




那时候他总觉得记忆里有什么想不起来了,爸爸告诉他,他还没有完全恢复,之前的记忆芯片也受了损,还在努力修复,要记起之前的事,还需要一段时间。




后来是爸妈把他送到了新学校,在走进教室的一瞬间,他首先看到的就是谌浩轩,全班唯一一个没有抬头的人。




那个人冷面,但是却善良,他和谌浩轩坐了同桌,对方虽然几乎不说话,但却一直在帮他。




唯一一点,他能感觉到,对方总是神色复杂地盯着他的脸发呆。虽然谌浩轩的表情变化微小到根本无法发现,但是他却能看出来,因为他是AI。




后来谌浩轩叫错了好几次他的名字,叫他“夏常安”,或是“常安”,那时候他想那一定是对方很重要的人吧。




他问了谌浩轩,“夏常安是……对你很重要的人吧”,对方郑重地点了点头后转身离开,然后他又问了一句:“夏常安,是你喜欢的人吧”,他知道谌浩轩明明听见了,但是却没有回答。




那天晚上,他感觉到身体有些不舒服,爸爸赶紧带他回了实验基地,他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几天后他再次醒来,脑海里一下就记起了曾经的所有。




爸爸告诉他,记忆芯片修复好了,那些回忆,全都在。




而且告诉他,现在的他,与人类几乎无异,他拥有和人类一样的情感,一样的体会。




他迫不及待地回到了学校,刚进班级门口,就看到谌浩轩细心地替他擦了桌子,然后在桌子上放了一罐牛奶。




后来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就是不告诉谌浩轩自己是谁,继续顶着邬童的名字在谌浩轩身边待着。




其实他自己有时候矛盾的要死,看着谌浩轩对自己笑了,那个开心的啊,恨不得在对方脸上吧唧亲一口,明明笑起来那么好看,为什么不常常笑呢!




但是转过头他又生气了,他知道自己是夏常安,但是在谌浩轩眼里自己是邬童啊,那谌浩轩这就是在对邬童笑啊,不是在对他笑,越想越生气!




气着气着他又笑了,那不是说明,无论自己变成什么样,还是那个最懂谌浩轩,那个能让谌浩轩笑起来的人。




但是笑着笑着他又不开心了,可是说来说去,谌浩轩是在对着邬童笑啊……




就在这样的自我纠结中,一边生气,吃着自己的醋,一边又在心里暗自窃喜,原来自己在谌浩轩心里这么重要。




今天晚上谌浩轩突然来得愤怒让他猝不及防,但是他也终于明白,原来无论怎样,在谌浩轩心里,夏常安才是那个最懂他,最重要,最喜欢的人。




想通这一点的他十分开心,一路小跑着往谌浩轩家里跑过去。




他知道谌浩轩家在哪里,那是他之前偷偷跟着对方回家时候看到的,他急急地敲着门,可是却没有人回应他。




他上楼时明明看到谌浩轩房间是亮着灯的,所以他继续敲,依旧没人反应。


情急之下他又跑下了楼,对着那扇亮着灯的窗户大声喊道:“谌浩轩!!!”回应他的是紧闭的窗帘。




他继续大喊了一声:“谌浩轩,我是夏常安!!!”果然下一秒,窗帘“呼”一下被拉开,谌浩轩那张严肃的脸出现在窗前。




夏常安赶紧开口大声说道:“浩轩,你先把门打开让我进去好不好?我慢慢给你说……”




窗帘又“呼”一下被拉上,夏常安眼泪都快出来了,真是自己做的孽,早点承认不就好了!犯什么中二病啊!




于是他又撕心裂肺得喊了一声:“谌浩轩!”




“别喊了,上来。”窗帘再一次被拉开,他终于听到谌浩轩的声音,笑成一朵花似的赶紧跑上了楼。




谌浩轩虽然打开了门,但是依旧冷着一张脸,夏常安赶紧一点不落下的把事情全部说了一遍,这才看到对方一直紧抿着的嘴角松懈了下来。




“那……你醒来的时候,疼吗?”谌浩轩的声音有些犹豫,却听得夏常安心里软成一塌糊涂。




他往前走了点,跟谌浩轩面对面,眼睛直直望进对方浅色的眸子里,开口认真地回答道:“不疼。但是你刚才不给我开门的时候,我心里可疼了。”




然后,他抓起谌浩轩的手贴在了自己的左胸前,即便那里并没有心跳,可也会疼啊。 




“你看,无论我重新醒来多少次,重新遇见你多少次,我都还是会喜欢上你。”




 


 


END


 


 


我来了,这篇文的脑洞来源是这样的。




前几天某一个深夜,我正在家里看电视,楼下突然传来了一个男生的大喊:“谌浩轩!”




那叫一个撕心裂肺,我一听当时就激动了,赶紧趴到窗户上暗中观察,结果什么也没观察到。




于是,我激动地发了一条朋友圈,如下图:


 


再然后,我可能是激动地脑子瓦特掉了,把我们黄金投手邬童私自配给了谌浩轩,防爆老师在是这么替我找补回来的:




 于是,就诞生了这篇文。




好了,即便我的脑子短路了,但还是要你们不遗余力地把小心心留在我这里!




最后惯例比心,爱你们,爱他们。


 


 



评论

热度(13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