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亩星河

Proud of you

好好:

本子里未公开的番外二 


禁上升




番外二)且以深情共白首


 


近日,接上级通知,未央警局全员需在王俊凯的指挥安排下协助邻省省厅调查并抓捕一群长期在逃的持枪抢劫犯。在向省厅专案组了解了详细情况后,王俊凯将手上的人员分为两组,外围突击组由赵天旭负责,内围则由他亲自带队,主要负责追踪犯罪团伙及在合适时机实施抓捕。




“需要注意的是,这次协作办案跟之前我们办过的那起国际刑警的案子有相同之处,比如要抓的人都是在警方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可以直接定性成罪犯的人,因此在抓捕过程中,如遇特殊情况,可以采取强攻的方式。”开会时王俊凯向众人交代,“不同的是这次我们内部没有叛徒,因此不必一心二用,所以更要求大家全力以赴,行动时绝不放过任何一个犯罪分子,听明白了吗?”




“明白!”警局众同事点头应答。这起案件两省省厅已经关注了很久,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不说,更让警方气愤难忍的是,这伙犯罪分子在跟警方长年累月的博弈后作案手法竟一次比一次高明,这一点让每个参与案件侦破的警察都有一种被羞辱的感觉,因而上面足够重视,底下每个人自然不敢懈怠。




王俊凯带着自己组内的成员混迹在商场的各个角落,一小时前他们接到通知,这伙劫犯很有可能会在商场进行一起大规模作案,至于他们的目标是商场一层的珠宝柜台还是二层的奢侈品专柜,或者是紧挨商场的银行,此时没人能预料到,所有警员只能见机行事。




易烊千玺已经在车上坐了半小时了,本来这次行动王俊凯是把他排除在外的,但架不住易烊千玺软磨硬泡,还是让他跟着一起出现场了。蹲守途中有同事笑他:“易大法医这是有多不放心王队啊。”易烊千玺笑笑回答,“我不是不放心他,我是闲不住。你们全员出动,留我一个人待着,多没意思啊。”他话没说完,必要时候他和王俊凯之间那种无声的默契是可以起到关键作用的。




早已被盯上的犯罪分子出现在警方的视野中,来人有七人,王俊凯朝左边歪了一下头,立马有一个小分队冲上去快速将这七人制服。但与此同时,商场内竟响起了枪声!等警察冲进去一看,一层的某珠宝柜台已经被另外五名劫匪控制住了,他们每人手里至少都有一名人质。




“五分钟,必须将其余人全部疏散。”王俊凯下令,也是到这会儿他才意识到,他们还是晚了一步。从收到消息到现在,他们的人大多数都分散在外面蹲守,可是这伙人却至少兵分了两路,一路早在他们到达现场之前就埋伏在商场,另一路便是那七人组。而他们之所以不在警方没赶到时作案,就是抱着明目张胆挑衅警方的心思!




仿佛为了印证他所想,在警方的谈判专家刚开口喊了一分钟的话后,劫匪之一突然朝他手中的人质腿上开了一枪。




这个突发情况让在场所有的警察后背都冒了一层冷汗。其实所有人都知道面对这伙惯犯,谈判专家几乎是起不到作用的,他所能做的不过就是尽力为外围的狙击手争取时间寻找合适的狙击点。而且很明显,这伙劫犯深谙言多必失的道理,因此他们拒绝开口拒绝沟通。




王俊凯忽然又想到,这伙人先是嚣张地给警方了一个下马威,再来又在面对比他们人数多出四倍的警方时还能镇定从容地跟其对峙,所有的现象只有一个合理的解释——要么他们在外围的人一定不比警方少,要么,珠宝柜台根本就不是他们的最终目标。




就在这时,耳麦里传来易烊千玺的声音:“商场西南角的银行有异常,天旭,从你的人里分一队进去,这次务必先发制人。”




此时的赵天旭正在商场西南角的高处寻找狙击点,听到易烊千玺的话后朝下看了一眼,向蹲守在地面上的小分队做了个手势,有十人即刻进到了银行。易烊千玺后知后觉自己好像是没有指挥权的,便小声嘟囔了一句:“我这算不算越权啊……”




王俊凯听见了,脸上露出一个稍纵即逝的笑,用极小的声音答了一句:“当然不算,我的就是你的。”




“够了,你俩别调情了。”赵天旭动了动耳麦,正直尽责地提醒,“耳麦连着一百二十多个人,别忘了这里面还有我们邻省的各位同志们。”他调整了一下半蹲的姿势,说回正事儿,“老大,西南、东南和正西方的狙击点搞定了。”




这三个狙击点一旦确定,珠宝柜台的五名劫匪一次性可以被牵制住三人,而剩下的两人由于位置盲点问题,警方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下手点。易烊千玺静静地听着从商场里面传来的消息,片刻后忽然问留在车上的同事:“车上有白大褂吗?”同事虽然讶异,但还是翻遍后备箱找着了一件白大褂,易烊千玺边往身上套边对着耳麦说,“等下我会以一个手无缚鸡之力,不会格斗不会擒拿,并且身上不带武器的法医的身份进去商场和劫匪谈条件为受伤的人质包扎伤口,时间紧任务难,我会尽最大的努力说服劫匪,我希望在我给伤者包扎完的那一秒你们能动手。”




邻省的头儿似乎并不支持他的做法,这一做法突发性太多,他刚提出异议,赵天旭就说:“放心吧李队长,我以个人名义担保,易烊千玺能提出这么做,他就有百分之五十的把握。”




“百分之五十?”




“对。”赵天旭在耳麦里无声地笑了笑,“剩下百分之五十的把握,是王俊凯给的。”




“王队长,接下来看你的了。”易烊千玺走到王俊凯身后,偏头对着他的左耳轻声说。




“不,是看我们的。”王俊凯腾出一只手拍拍他的后腰,似有若无地笑着接过他的话道。




易烊千玺站在警方和劫匪的中间,他举起双手,示意自己没有攻击性,他缓缓开口:“我是法医,你们刚才打伤了一名人质,我申请给他进行简单的伤口包扎。如果他失血过多死亡,那你们犯的就不仅仅是抢劫罪了,我相信你们也知道,抢劫和杀人的性质不一样。”他在说话的过程中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对方的反应,停顿了几秒,他又接着说,“老实说刚才我们有同事提出由他们中的任意一人和你们进行人质交换,但我想,比起那群精通格斗擒拿,人高马大的壮汉来,还是我这个小小的法医更容易能让你们控制吧。我现在就站在这里,手上只有一卷绷带和一瓶酒精,你们可以让一个人过来先搜一下我的身。我再表明一下我的来意,我只是想给那个伤者处理一下伤口。”




说话间,他已经走到了离劫匪只有三步远的位置,见对方没有制止,他将绷带酒精放在柜台上,边掏口袋边说:“别紧张,看,这里面的确什么都没有。”




见他口袋空空,有两名劫匪迅速对视了一眼,然后其中一个将受伤的人质牢牢地摁在身前,示意易烊千玺就这样包扎。易烊千玺走到伤者面前蹲下去,按了按伤口,伤者疼得大声叫了出来,遭到劫匪踢了一脚小腿。易烊千玺慢慢用酒精消毒,口中安慰他:“有点儿疼,忍一下吧。”然后他用绷带绕着伤口缠了一圈又一圈,一卷绷带很快被用完了。




在站起身的过程中,当易烊千玺的头刚够及人质腰身处时,他忽然双手发力,握着人质的腰将他猛地往右侧一推,同时以快到不可思议的速度用事先藏在袖子里的手术刀照着劫匪的脖子就是一道划,劫匪倒下的那一刻,四面八方的枪声贯穿了整个商场。




事后清理现场时,邻省的李队长非常不可思议地问易烊千玺:“你和王队,是怎么做到的?”




易烊千玺用纸巾擦掉手术刀上的血迹,看了一眼正在安抚人质的王俊凯,笑着回答:“我在包扎伤口的过程中敲了几下伤者的腿,其实那是在告诉他,我等下会把伤者往右推,那么位于伤者左侧的另一名劫匪,也就是处在警方盲点的那位漏网之鱼,一定会因为这个变故有一两秒的松懈,那一两秒,就是王俊凯开枪的最好时机。”




“那么短的时间,你向王队传递了这么多信息?”李队长还是不可置信,他摇着头,“如果劫匪并不为变故所动呢?如果你没有一刀制服劫匪呢?如果外围的狙击手就差一秒而没有跟上你和王队的行动呢?”李队长的问题一个接一个,最后他下了定论,“你们这就是在赌啊。”




“没有那么多如果。”易烊千玺笑得温和,“王俊凯曾经跟我说,在办案现场,需要周全考虑也需要激情行动,所有的如果假设都敌不过随机应变。”见王俊凯已经结束了手头工作单手插兜朝他走来,易烊千玺将手术刀收进袖口,拍拍李队长的肩,“你说的没错,我们的确在赌,不过靠的不是运气,而是默契。”




王俊凯先和李队长简单交谈了几句,两方确认没什么问题后挥手道了别。李队长看着他和易烊千玺转身往车里走,王俊凯先是从易烊千玺袖口里抽出手术刀放在自己口袋里,又将半个身子挂在易烊千玺身上,李队长隐约听见他问易烊千玺:“你刚才说谁是人高马大的壮汉,嗯?”易烊千玺的声音裹着藏不住的笑意,他说,“你除外呀,你是人见人爱的帅哥,型男,警队一哥,警局局草。”




那一瞬间李队长脑子里竟飘过了这俩人白发苍苍的样子,也是像现在这样黏在一起,如胶似漆——王俊凯到老还在冲易烊千玺撒娇,而易烊千玺,耐心又宠溺地对他说了一辈子的甜言蜜语。




————————


啊时隔很久我又看了一遍


就想说一句话


好!他!妈!甜!啊!


被《演技派》虐到的朋友们来补补吧


还有 我真觉得十二月我更得已经很勤快了吧


那些一直求更《演技派》的朋友们


真的不会审美(?)疲劳 吗……

评论

热度(1106)

  1. 南鹿不吃瓜好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