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亩星河

在我身边

晚来天欲雪:

*嘉逸/勿上升




00


我可以有所期待吗?




01


“干什么?”




敖子逸乖乖仰起头,一双狗狗眼一眨不眨地看着眼前人,看起来又酷又萌。他的头发微微分叉,豁出一个可爱的小口儿,没有围巾遮挡的脖子也显出好看的曲线,然后头一歪,又干脆靠在那人肩膀上了。




明目张胆。




是在撒娇。




马嘉祺可受不了他这样的盯法,耳朵顿时红得不行。心猿意马地伸手盖住了小孩的眼睛,又环着他绕了个圈,使两人以面对面的姿势站着。




他刮了刮小孩的鼻子:“冷不冷?”




敖子逸小声地吸了吸鼻子,却还在嘴硬:“一点儿都不冷。”




说完又确认般地嗯了一声。




马嘉祺被他逗得笑出声来,又被小孩急急忙忙地捂住了嘴巴。




“不要笑了啦!”




还被恶狠狠地瞪了一眼。




小马哥委屈。




敖子逸被马嘉祺委屈巴巴的表情逗笑,意识到这是在车厢里,又硬生生地憋住笑,只是眼角眉梢间尽是恣意飞扬的笑意。




呆毛飞了起来。




“你干嘛?”




贴着温热嘴唇的手被人动作温柔地拿下,十指相扣,然后轻轻地放进暖和的大衣口袋里。




“给你暖暖手。”




“……噢。那你快点。”




“那我用嘴给你吹暖?”




“别别别!就这样挺好。”




踏出车厢的那一刻,凉凉而温柔的风吹拂在少年人的脸上。




不如在冬日里铺张一回爱情。




02


“不去。”




家族里来了个新练习生,全能型,弟弟们个个都被他满身的技能和温柔的性格所折服,被喂了一星期大馒头的宋亚轩更是对他崇拜得不行。听说有个聚餐,都缠着要去看人。敖子逸可不爽,强压着自己的好奇心,少年人的好强心上来了说不去就不去。




“去嘛去嘛,小马哥人可好了。”




几个弟弟围在他身边又撒娇又卖萌,老妈子似的劝人。




马嘉祺。




他的名字。




敖子逸苦恼地挠了挠头发,脸又皱成了一团。刚起身遛走,还没走到门前就被来人挡住了去路。




“你好。”




马嘉祺温柔地笑了笑,一身简单的白衬衫干净又清爽。




“哎你好你好!”




敖子逸象征性地跟他握了握手,刚想逃走又被人拉住了手腕。




“你你你干嘛?”




马嘉祺看着他好笑的反应不禁笑出声,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后又假咳了几声。




“给你买了火腿肠。”




马嘉祺拎了拎另一只手上的袋子,然后不出意外地见到一只大型犬朝这个方向直奔而来。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火腿肠?”




“我就是知道啊。”




“小伙子你很不错!”




于是一个笑得眉眼弯弯,一个笑得眼睛都快没啦。




当你的眼睛眯着笑。




03


【初次见面会对人说什么?】




小伙子你很不错!




尽管不是初次见面了。




04


“扎好看点。”




“你别乱动!”




后来理所当然地就混熟了。




不知不觉就已经是你在闹我在笑的关系。




马嘉祺揪了揪头上的小辫子,对着身后一脸坏笑的小恶魔毫无办法。




“哎呀就快好了!”




敖子逸虚虚地环住马嘉祺,是一个令人心动的背后抱的姿势。过了一会儿,小孩子又不安分地弯下腰,扒拉着哥哥的手臂,小脑袋晃来晃去的,嘴里也念念有词。




无意识的撒娇。




最为撩人。




于是马嘉祺一边宠溺温柔地笑了笑,一边盘算出了一个法子。




长江国际十八楼不成文规定第一条:禁止卖萌。




尤其点名敖子逸。




05


“你别跑!”




被敖子逸端着水桶追着跑的马嘉祺是一脸懵逼的,见两人的距离拉开了些,才敢稍稍停下来歇会儿,顺便询问缘由。




“你干嘛要用水泼我啊?”




“是你先用水枪惹我的!”




敖子逸气呼呼,一刻也不停地追了上来,奈何用力过猛,没刹住车直接撞人身上了,没拿稳的水桶晃晃悠悠了好一会儿,最终还是尽数洒在了他身上。




敖子逸更不开心了,脸气鼓鼓地皱成一团。




“你说怎么办?”




上身湿透了的小孩把头从马嘉祺胸前抬起,揉了揉被撞的红红的鼻头,可怜巴巴地攥着哥哥的衣角,眼睛亮晶晶地瞅着他,睫毛是湿成一缕一缕的。




“我带你去换衣服。”




“我又不是小孩子。”




“况且你不就大了我312个小时么?”




“大312个小时也是哥!”




马嘉祺得意地踮了踮脚,仗着身高优势摸了摸敖子逸的头,对上彼此眼睛的时候又安静下来,眼神变得专注而温柔。




好像来自汪洋大海。




他牵起他有些凉意的手,被敖子逸别扭地躲开,心口不一的小孩目不斜视地看了一会儿天上的云朵,这才主动地伸出手来,把近在咫尺的手握住,并由两手相握变成十指相扣。




心跳得乱七八糟。




敖子逸看了看马嘉祺的侧脸,又低头看了看他的手。




瘦得要命。




他也心疼得要命。




“晚上回去我要吃三碗饭!你也多吃点!”




“你又在动什么歪主意?”




“就不告诉你!”




两个穿红T和蓝T的男孩子走在草地上,天空好像被雨水洗过一般澄澈透明。




好像此刻地球,只剩他们而已。




06


【近期的愿望是什么?】




长大一些。




我纵向长大一些,他横向长大一些。




总之快快长大吧。




07


“嗯~”




“噗嗤。”




又被敖子逸逗笑了。




于是马嘉祺原本面无表情的脸突然一点一点生动了起来,眼神清澈而温柔。像是凉凉的大水缓缓漫过脚踝的那种温柔。




“子逸,来。”




“我没有啊。”




声乐老师叫敖子逸唱歌,小朋友一会儿摸摸鼻子一会儿抱抱沙发边边,就是不肯开口唱。




马嘉祺面上不动声色,录制结束后又急匆匆地把人堵在门口。




马嘉祺双手扶着他的肩膀,因为他比他高一点,又蹲下身来平视着小孩的眼睛。




“你都不知道你的声音其实是一个宝藏。”




想夸夸你。




他又直起身来,把乖乖的小孩整个圈进怀里。




想抱抱你。




敖子逸的眼睛都悄悄地红了一圈,他把脑袋靠在马嘉祺略微瘦削的肩膀上。




“你唱歌真好听。”




“我也想和你一样。”




马嘉祺点点头,更用力一点地抱住他。




“你特别好。”




我想说其实你很好,你自己却不知道。




08


走出车厢的那一刻,凉风出人意料的冷。




敖子逸立即搂着马嘉祺的手臂不肯撒手,走了一会儿后又恶作剧似的把手放在他帽子后面蹭来蹭去。




大型挂件重出江湖。




“好冷哦哥。”




“你叫我什么?”




“我说哥哥哥哥!”




“哎!”




“……”




“弟弟唱歌给我听吧。”




马嘉祺突然停下来,提出这样一个要求。他的眼睛亮亮地盯着他,看着他的脸因为害羞和不好意思而憋得红通通的,看着他支支吾吾好半天最后还是鼓起勇气开口了。




“宁静的夏天,天空中繁星点点……”




马嘉祺笑着听他唱歌,时不时还帮他垫下音。




可能是站在原地太久,突如其来的高峰人流把两人冲散了。




敖子逸下意识地往马嘉祺那边看去,正好看见他逆着人流往这边走,一点一点地拨开人流,一点一点地靠近,然后一点一点地把他圈在他两臂之间。




“不要再走散啦。”




他的声音温柔的就像是春林初盛时桃花呼啦呼啦地开放的声音,又像是冬天里静谧的结冰的贝加尔湖畔偶尔经过的越冬的鸟儿的声音,莫名给人安心的感觉。




“好啊。”




人潮拥挤我能感觉你。




09


【平生遇见的最大的惊艳是什么?】




但你出现,在我身边。






END







评论

热度(198)

  1. 苍凉复现一种季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