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亩星河

【嘉逸】装傻专家

梅子酒:

一发完,勿上升。


中秋快乐!




00


有人说敖子逸是十八楼最迟钝的人。


马嘉祺对此表示部分赞同。




01


在绝大多数人眼里,迟钝和蠢基本能画个约等于号,但是说到敖子逸,他可机灵了,眼珠一转就冒出个新的鬼点子,经常语出惊人,脑回路奇怪还反应快,是万万跟蠢扯不上关系的。


但说起迟钝也是真的迟钝,敖子逸这人就像有什么特殊结界,结界一开什么人情世故都被隔绝在外,像谁跟谁冷战这种事情他永远感觉不到,谁跟谁恋爱了他绝对是最后一个反应过来,有时候八卦起来好像什么事都知道,有时候又仿佛感觉系统失灵一样,读不懂眼神,听不出话外音,叫人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


马嘉祺对此表示深受其害。




02


那天拍摄的间隙,敖子逸和马嘉祺被留在同一个休息室,敖子逸把马嘉祺拉到身边坐下,找到一个熟悉的位置就开始专心玩手机。


“好巧,”马嘉祺坐直了身体让对方靠得更舒服些,若无其事的开了口,“怎么又是我跟你?”


这句话问得不急不缓,问句结尾微微上扬,马嘉祺的声音里带着点玩味,向来澄澈的眼神里带了些许深沉的东西。


敖子逸抬眼时还有点诧异,本来他那双大眼睛就自带天真buff,这一下看得马嘉祺竟然有点心虚了。


傻子才听不出这不是一个普通的问句,敖子逸当然不是傻子。


“哦?你是在暗示什么?”敖子逸说。


马嘉祺的心砰砰地跳。


敖子逸微微侧过头眯起眼对马嘉祺露出一个狡猾的笑,可爱。


“你是想打一把双排吗?”




03


“不是。”[微笑]




04


比起“迟钝”,可能“不解风情”更为准确。


“浪漫”这个词离马嘉祺有多近,离敖子逸就有多远。


所以马嘉祺印象里能把“浪漫”和“敖子逸”联系起来的事情可以说是屈指可数。


但也不是没有。




05


也是有过那种气氛刚刚好,既能让文艺少年马嘉祺感觉到浪漫,又不会让网瘾少年敖子逸感觉到哪里不对的时候的。


山城,夏末,夜里九点,没多少人的小街。


马嘉祺跟敖子逸一前一后地走,马嘉祺问敖子逸吃不吃冰棍时没听到回答,一回头才发现敖子逸在身后不远处,跟一个小姑娘说话。


敖子逸开始还有些不耐烦不好意思的样子,掏钱的时候倒是很大方了,临走还摸了摸小女孩的头微笑,从眼角温柔到指尖。


他手上拿着一朵玫瑰,一抬头就看到了马嘉祺,敖子逸挥了挥手上的玫瑰,对马嘉祺笑了,没有搞怪没有胡闹,只是他发自内心的笑,眼睛晶晶亮,有种纯粹的少年感。


夏末还有些微热,山城的夜正是热闹的时候,马嘉祺站在人来人往的路口,却清楚地听到了自己心动的声音。


“看什么看?你想要吗?”


马嘉祺的嘴角还带着笑,鬼使神差地伸手去接那朵玫瑰。


玫瑰花却猛地被抽回去,敖子逸吐了吐舌头,调皮地说:“就不给!”


“一支五十,要不要?”敖老板突然开始演戏。


犹豫了三秒,马嘉祺说着就要掏钱。


敖子逸又不干了,伸手去按马嘉祺的手,一边笑着说他不卖了不卖了。


“怎么突然想到买花?”


“不是我想买,是那个女娃儿非要卖给我,我才不想买呢!”


马嘉祺对敖子逸微笑,眼底满是温柔,他并不拆穿敖子逸,只是看着对方一直夸张地表演,好像这样就能掩饰他之前买花的行为。


“就这朵小破花竟然卖三十块,够我吃多少串串了,你看这朵花,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好看吗?不好看。我记得平时走这条路也没卖花的,难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马嘉祺心里一动,才反应过来,今天好像是七夕。


正巧眼看着公交来了,敖子逸探头望了望,突然笑着把玫瑰花塞进马嘉祺怀里。


“送给你了!”


这个迟钝的家伙,知道送人玫瑰什么意思吗?


敖子逸说完转身就要走,却被马嘉祺拉住手腕。


“等一下。”


月色正好,敖子逸没有急着挣脱,只是静静地望着马嘉祺,带点天真的诧异。


“我、我想说……”马嘉祺攥紧了手中的玫瑰花,感觉盯着那双眼睛每说一个字都困难万分。


“有话快说,我还赶时间回家打游戏。”


“我就是想、想问你,”马嘉祺正面对他演员之路上的最大考验,明明不是设定好的台词,却卡壳了好几次,“你觉不觉得,今晚的月色很好?”


这是句红遍网络的经典告白,被无数文艺小清新奉为神作,马嘉祺觉得……他也拿不准敖子逸明不明白。


敖子逸歪头望着马嘉祺,一脸不解,他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月亮,皎洁的月光就落在他的眼里,明亮透彻。


七月初七,不是满月,也不是弯月。


敖子逸说:“哦,不觉得,拜拜。”


上车后敖子逸还笑着挥手跟马嘉祺说“明天见”,可以说是很贴心了。


只留下马嘉祺捂着略有些刺痛的心口在原地等车。




06


在破坏气氛这方面,能超越敖子逸的只有下一秒的敖子逸。




07


“你那天为什么送我玫瑰花?”


“正所谓赠人玫瑰,手有余香,你没背过议论文三百句吗?”


“……你赢了。”[抱拳]




08


也不是每次都能被敖子逸成功地糊弄过去的。


有次录制完回公司时下了大雨,到马嘉祺这里的时候刚好没伞了,马嘉祺没有犹豫就让弟弟们先走,反正从保姆车到公司正门也才十几米的距离,雨虽然大了点,带上兜帽也没什么。


谁知道马嘉祺一探头出来,就正对上人群后面的敖子逸,他冲马嘉祺大喊:“马嘉祺,你先别过来!”


然后马嘉祺就看着敖子逸撑着把伞冲过雨幕,离自己越来越近。


他好傻啊。


敖子逸到达马嘉祺面前的时候,裤子一直湿到膝盖,身上也深深浅浅地湿了一些。


也不知道是谁最容易感冒。


“下来。”敖子逸的伞撑到保姆车门口,一双大眼朝着车里张望,oversize的卫衣显得他有点过分单薄。


马嘉祺跨出保姆车,一手揽住敖子逸的肩膀,另一只手握在了敖子逸握伞的那只手上,把伞朝着对方偏过去一些,低着头带着敖子逸小跑起来。


“你的手怎么这么凉?”于是马嘉祺握得更紧了一些,好像这样就能把热度传递给怀里的人。


两人靠得很近,深一脚浅一脚地踩在雨水里,马嘉祺一心只想快点过去,跑到一半却听到身侧的人笑出了声。


“你笑什么?”


敖子逸笑而不语,而且笑得更开心了,感染得马嘉祺也笑起来。


等回公司洗完澡换了衣服,敖子逸看起来还是心情很好,马嘉祺又凑过去问他:“你刚才怎么笑那么开心?”


“我哪有?”敖子逸睁大了眼睛不认账,嘴角的笑意却已经出卖了他。


“你明明就有。”一直坐在边上擦头发的丁程鑫突然发话了,“笑得跟谈恋爱的小姑娘一样,别以为我们没看见。”


敖子逸的表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崩塌,他看了马嘉祺一眼,马嘉祺还在状况外,于是又去反驳丁程鑫。


“老丁你说话小心一点!我才没有跟那什么那什么一样!”


丁程鑫眼皮都不抬一下:“刚才不知道是谁给急的哟,之后又给乐的哟。”


“我哪有?天地良心我跟马嘉祺清清白白!”敖子逸一着急语速就变快,还前言不搭后语。


“你们信吗?”丁程鑫问。


“不信。”“不信。”“不信。”


“不信算了!马嘉祺!你跟他们说。”


马嘉祺一直靠墙站着,此时突然被cue,他迎上敖子逸的眼神,这次对方却先避开了视线,从敖子逸抿紧的嘴角和发红的耳尖就知道——


他在害羞。真的害羞。


马嘉祺嘴角上扬的弧度有些微妙,兔牙早早跑出来见人,虎牙也已经藏不住。


但现在还不是时候,不可以太唐突,会吓到小动物。


于是马嘉祺张大了嘴,又以手掩口,眼睛睁大,一个标准的惊讶.jpg。


“你不会真的喜欢我吧?”


语气是夸张的,言语却也是真的,半真半假地给了敖子逸一记暴击。


马嘉祺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敖子逸,瞳孔地震之后,绷紧了的扑克脸一点点地崩塌,从眼角开始,笑意慢慢弥漫到嘴角,看起来有点可怜巴巴的样子,说话时声音都有点颤抖了。


在小伙伴们的哄笑声中,敖子逸带着笑意的声音霸道地传到了马嘉祺的耳朵里:“你、你闭嘴!”


于是马嘉祺从善如流地闭了嘴。




09


从此以后马嘉祺无师自通撩逸大法。


马嘉祺是个歌担,说话也和和气气不疾不徐的,却每次都能一本正经地把敖子逸气到吐血。


“敖子逸你为什么给我带吃的?是不是喜欢我?”“滚蛋,我是怕你饿死!”


“这是特意给我留的吗?你怎么对我这么好?”“我是想撑死你好继承你的wzry账号!”


“开黑怎么不等我,说好的最喜欢我呢?”“谁跟你说好了???马嘉祺你闭嘴闭嘴现在立刻闭嘴!”




10


马嘉祺没想到敖子逸竟然这么经不起逗,含蓄的暗示他听不懂,直白的撩拨他却回避不了。


气鼓鼓的敖子逸别有一番趣味,恼羞成怒的样子,瘪着嘴把脸扭到一边,用余光去看马嘉祺的表情,看一眼就立刻移开目光,故作轻松地看天花板或是哼一两句旋律,笑意快要暴露的时候就抿紧嘴唇,调整面部肌肉变成酷炫的扑克脸。


是很认真地在害羞。


马嘉祺支着下巴看得不亦乐乎,虎牙又跑出来见人。


已经是乱世巨星脸的敖子逸稍稍侧头看了眼马嘉祺,故意凶巴巴地开口:“看什么看?”


马嘉祺换了姿势继续看,回答得理直气壮:“你不看我,怎么知道我在看你?”


敖子逸气得狠狠“哼”了一声,对上马嘉祺的目光,眯起眼给了个挑衅的眼神。


“小伙子,再看我就要打你了。”敖子逸甚至撸起了袖子,露出一截并不怎么有威慑力的手臂,同时用眼神震慑对方。


看了眼周围,马嘉祺靠得更近了一点,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音量说。


“小伙子,再看我就要亲你了。”




11


敖子逸最后还是没有打马嘉祺。


他只是捂着脸扭开头,一边跑走一边嘴唇打颤地说:“里你你里不要缩话……”


如果是只小狗的话,应该已经团成一团呜呜叫了吧。




12


马嘉祺觉得敖子逸最近怪怪的。




13


机场如战场,敖子逸跟马嘉祺并肩快步走着,全副武装,四周全是过分热情的粉丝,他们不得不被人群推着往前走。


马嘉祺感觉自己的手被碰了一下,接着就听到工作人员一声急促的“敖子逸”,于是马嘉祺下意识地伸手去捞敖子逸的手,出乎意料的,竟然没捞到,马嘉祺侧过头,对上敖子逸的眼睛,口罩之上的眼神有点戒备,他的左手包着右手,就好像右手受伤了一样。


明明没有受伤,只是不小心碰到马嘉祺的手了而已。


马嘉祺不容拒绝地把敖子逸的右手拽过来,攥紧。


这次敖子逸的手并没有很凉,暖暖的,手心还出了些汗。


“跟紧我,别走丢了。”


“唔。”




14


敖子逸也觉得马嘉祺最近怪怪的。




15


敖子逸的眼神开始闪躲。


马嘉祺说:“我只问你一个问题,你不要装傻。”


没有夸张的表演成分,没有笑,没有其他情绪,马嘉祺的眼里只有真诚。


马嘉祺的话并没有什么问题,但突如其来的真情实感让敖子逸害怕,十五岁的敖子逸从来没经历过这样的心情,他本能地想逃走。


敖子逸的嘴比脑子动的更快:“没有。”


感觉再不开口马嘉祺就要说些奇怪的话了。


“我还没问呢???”


“没有就是没有,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多问题!”


在马嘉祺的眼神黯淡下去之前,敖子逸起身快步离开了。


认真起来的马嘉祺,真的好奇怪。




16


在丁程鑫找敖子逸之前,马嘉祺主动跟丁程鑫解释了情况,说之前跟敖子逸有点小不愉快,会尽快改善,绝对不会影响团队训练。


敖子逸抱着腿坐在舞蹈室一角发呆,看着几个新来的女舞伴跟大男孩们坐在一起,边聊边笑。


不知道公司怎么想的,下一次舞台竟然准备邀请了女舞伴一起跳,然而敖子逸被分在另一组,所以并没有他什么事。


“喂,在想什么?”贺峻霖撞了下敖子逸的肩,又顺着对方的目光望过去,“羡慕他们啊?”


马嘉祺转头向敖子逸他们这边看了一眼,就又转过去,融入聊天跟着大家笑起来。


“谁羡慕了?”敖子逸把头埋在膝盖里蹭了蹭,抬起头时又是那个熟悉的敖子逸。


“开黑吗?”




17


敖子逸发誓他不是故意在午休时去练习室的。


大剌剌地推开门时正撞上女孩把信递给马嘉祺,就算像敖子逸这么迟钝的人,也立刻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了。


“我、我什么都没看到,你们继续……”尾音消散在风里,敖子逸逃跑似的离开了现场。


撞破了这种惊天大八卦,敖子逸却破天荒地没跟任何人讲,而马嘉祺竟然破天荒地没来跟敖子逸解释。


奇怪,我为什么觉得马嘉祺应该来给我解释呢?敖子逸想,马嘉祺跟不跟别人好,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18


敖子逸听见心底有个声音说,他说:


“你再装傻,他就是别人的了。”




19


想通了的敖子逸一秒也不耽误,根据他对马嘉祺的了解,这时马嘉祺应该在钢琴室。


从休息室到钢琴室的路好像变得特别长,敖子逸跑得刘海都叉开了。


猛地推开门,门里果然只有马嘉祺一个人,正坐在钢琴后面边弹琴边演唱。


认真起来的马嘉祺是很迷人的,他是天生的偶像,歌声清亮而深情,伴着钢琴声娓娓道来,眼神深沉中带着令人安心的平静和温暖,而他此时就算一直注视着敖子逸,手上也没有按错一个琴键。


“窗外的天气,像你心忐忑不定,如果这是结局,我希望你是真的满意。”


“你就是我的小星星,挂在那天上放光明,我已经决定要爱你,就不会轻易放弃。”


窗外就是山城好景,阳光温柔地落在马嘉祺的背上,为他披上一层金色的光辉,钢琴声未停歇,马嘉祺对敖子逸微笑。


气氛从来没有像此刻这样好过。


适合告白。


“马嘉祺你先别唱了,我有事跟你说。”


“我也有话想说。”


“你闭嘴我先说。”


“……行吧。”


突然被打断演奏,马嘉祺感觉有一丝丝尴尬,又猜不到敖子逸的来意,他摸了摸鼻子,静待敖子逸开口。


敖子逸脸上的表情变了又变,嘴巴张开又合上,呼吸都越来越乱。


这是害怕真情实感矫情文字的敖子逸的人生中最艰难的时刻。


“我也、我也那什么你!马嘉祺!”


马嘉祺看着敖子逸发狠似的叉着腰跺脚,甜丝丝的感觉却从心底开始弥漫,因为是敖子逸的关系,再模糊的告白都值得原谅,而他的心意必须被接受后好好珍藏保管。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然而此时马嘉祺却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匆忙起身,慌张地说:“那个,我们还是先换个地方说话吧。”


“换什么换啊我们都听到了。”贺峻霖从柜子后面走出来,后面跟着陈玺达张真源宋亚轩等一干小伙伴,手上还拿着各种整蛊道具。


“Surprise!”刘耀文笑呵呵拉响了礼花,然后被贺峻霖推出钢琴室。


“诶,我错过了什么?”丁程鑫从敖子逸身后走进钢琴室。


“不好意思啊逸哥,本来想整程哥的。”陈玺达出门时拍了拍敖子逸,而敖子逸已经原地蹲下把脸埋进了膝盖里。


“真的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敖子逸无力地对空气辩解。


弟弟们离开时体贴地带上了钢琴室的门,马嘉祺在敖子逸身侧蹲下,静静等着小龙王平复心情,先把他后脑的乱毛抚平了,又温柔地捏了捏红透的耳朵,马嘉祺微笑里的甜蜜难以掩藏。




20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我喜欢你的?”


“你唱《小星星》的时候。”


“我不信。”


“那就是你要问我一个问题的时候。”


“……我还是不信。”


“不信算了。”


敖子逸赌气地甩了甩被马嘉祺牵着的手,但没有甩脱,任由对方牵着自己行走在夜色里。


山城十月,夜凉如水,月亮高高悬在空中,不是圆月也不是弯月。


敖子逸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停下脚步,站在原地不走了。


马嘉祺侧头望着敖子逸,等他开口。


“你觉不觉得,今晚的月色很好?”


敖子逸的普通话不如马嘉祺标准,这时却是模仿了马嘉祺的音调,一字一句,如同念台词一样念出了这句话。


马嘉祺唇角漾起一个微笑,他深深地望进敖子逸透亮的眸子里,敖子逸这次却没有逃脱,而是迎着马嘉祺的目光望过去。


距离太近了,近得能看清对方颤动的睫毛。


马嘉祺心中警铃大作,他觉得得再给敖子逸一次反悔的机会。


“你再看我就要亲你了。”马嘉祺压低了声音。


他以为敖子逸会装傻,会害羞,会找个法子蒙混过关。


但这次敖子逸只是歪了歪头,露出一个调皮的坏笑。


“嘿嘿,就看。”




END


*做了点小修改

评论

热度(10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