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亩星河

TIGERCAT:




*脑子一热的正体不明产物
*不是甜饼



———————————————————







0.
我告诉你不要相信那些表演出来的情啊爱啊





01.
闷热潮湿的练习室里没开空调,敖子逸靠在镜子上休息。额前的刘海被汗湿,T恤也贴在前胸上,又粘又热,难受的很。



练习室里安安静静的。


平常需要拍摄日常视频时,大家便会吵吵嚷嚷的营造出一派热闹的氛围,关了镜头,高强度的训练压的一群少年几乎没有多余的力气说话。




敖子逸不动声色的偏了偏角度。

不远处马嘉祺正把歌词本折起来扇着风,汗珠顺着他的脸颊滑下来,经过脖子,经过锁骨,最后消失在衣领里。

男孩的目光追随着汗珠,脸上有些发烫。


来不及臆想更多,门外的工作人员拿着DV走了进来,然后边使着眼色,大家都知道那眼神意思是,该工作了。


于是像每个日常视频里的一样,该聚在一起的人三三两两的站好了队形,装作没有注意到拍摄的样子。



练习室里一时间充满了笑声和打闹。





02.
敖子逸坐着没动,他似乎是队里唯一一个不需要表演的人,除了偶尔需要对宋亚轩展示弟控人设,他总以无事一身轻自诩。


他曾跟公司说过他讨厌这些事,或者说他讨厌一切虚假。
他直接了当,换来工作人员一脸的为难,说不炒感情,那疼爱弟弟总行吧。

可这么多的弟弟,公司偏偏替他选了宋亚轩,也仅仅因为宋亚轩与以前和自己演“对手戏”的那人有几分的相似。




敖子逸是个念旧的人,丁程鑫是这么说的。

在两人的合作伙伴相继离开以后,他有很长一段时间的郁郁寡欢。可丁程鑫除了默默加大了训练量,对过去几乎只字不提。


敖子逸问他,不想念吗。
丁程鑫停下了舞蹈动作,问他,
“你见过一个演员一生只跟一个人搭档吗?”


彼时的敖子逸望着丁程鑫,觉得他一夜之间长大了好多。





长江国际的十八楼很大,练习室却挺小的。
可小小的练习室里总人来人往,倒也繁忙。

新的人来了,逃不过旧习俗。



陈玺达像是很乐意跟丁程鑫玩,
摄影师比谁都有眼色,镜头一对上去,丁程鑫也就明白了,亲密的回复着陈玺达的互动,两人一副相见恨晚的模样。


敖子逸有时看着,恍惚间觉得像是什么都没有变。
可现实总能打他一耳光,没有互动对象的自己总是轻易的陷入尴尬,身边的人三两一对,哪一对自己都插不进去。


于是他偶尔有点想念以前,又不敢细想,就玩玩手机,掩饰一下。






03.
少年人善说谎话 一个眼神骗过天下 ​​​







04.
敖子逸戴上耳机,尽量降低着存在感。


DV转向自己,下一秒就移开了。
他知道没有观众想看这样总独来独往的自己,却也还乐在其中。



没有温度的镜头像是一个黑洞洞的枪口,指着他们每个人,没演好自己份内的工作就要被处决。




敖子逸又一次瞄向马嘉祺时,他正看着李天泽笑,眼中的温柔宠溺可以淹死任何一个纯情女孩。
若不是那DV几乎要贴上两人,敖子逸真要觉得是佳偶天成了。




举着DV的工作人员问道,“丁程鑫这几天出去拍戏了,大家有没有少听很多唠叨?”

马嘉祺朝镜头笑着摆手,说自己和大家都很想念丁程鑫,每天都有视频通话。



敖子逸想,马嘉祺也是厉害,同时经营着两段关系,还能得体大方。对自己来说艰难的“工作”,在他的手中就变成绕指柔。


“却也够假的。”敖子逸在心里说。


可敖子逸讨厌虚假,又喜欢马嘉祺。





05.
今天的行程是去外地录一个综艺。


长时间的路程必然少不了拍摄,车上的座是有讲究的,该坐一起的肯定得坐一起。

敖子逸自觉的坐到边上,既不打扰其他人工作,也挺方便自己偷偷看马嘉祺的。



DV就这么一路跟拍到酒店,分配房间时搞了个抓阄分配的环节,打开自己手里的纸条时,敖子逸的心跳乱了一拍,


马嘉祺。



大概是为了避嫌吧,敖子逸想,太刻意的营业容易变了味,自己这个局外人倒也清楚。

马嘉祺搭上自己的肩,朝镜头比剪刀手。
镜头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的,正好扫过李天泽。





06.
晚上,敖子逸趴在床上打游戏。
浴室里是正在洗澡的马嘉祺,敖子逸听着水声,有些心猿意马。

洗完澡的人穿着浴袍出来,往床上一坐,白胳膊细腿全露着,敖子逸不敢多看,抱着衣服往浴室去。



擦着头发出来时,马嘉祺正躺着玩手机,
这是两人第一次独处一室,尴尬的气氛不言而喻。



干脆直接睡觉吧,敖子逸想。

马嘉祺却先开口,“子逸。”
敖子逸被声音苏的抖了一下,“干嘛...”
“我觉得你是不是挺讨厌我的。”



巧了,那您还真猜错了,恰恰相反勒。
敖子逸心里嘟囔着。


“没有,你想多了。”
“.......”




周遭温度又降到了零下,敖子逸想着不然还是打开话题聊聊吧,玩熟了没准这人以后就跟自己营业了。


思索一圈没找到梗,看马嘉祺一直划拉着屏幕,开口问道,“哎,你看什么呢?”



马嘉祺从手机里抬起头,朝敖子逸笑了笑。

床头的台灯打着暖黄色光,映的马嘉祺整个人陷在光圈里,温柔至极。





然后他开口,
“没看什么,就看看我跟天泽的cp话题。”








07.
我没熬夜陪他说话,没深夜总想起他,
没不舍他。









End.











评论

热度(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