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亩星河

水火

晚来天欲雪:

*嘉逸/勿上升




他的手缩在黑色衣袖里,露出来的手指无意识地攥着袖口,眼神懵懵懂懂的,头上也有几根呆毛可爱地立了起来。




看起来又乖又嗲。




就像一个小朋友。




可不一会儿小朋友就化身张牙舞爪的小恶魔,头上冒出了两个尖尖的小耳朵,他一袭炫酷的黑衣装扮,带领着小伙伴穿行在宽阔的过道上,一直保持着的良好形象却在见到眼前之景时碎成一片一片的。




小恶魔颇没形象地大笑起来,露出了可爱的板牙。于是大家都知道啦,这个小恶魔太不称职了,一点都不可怕的。




“这是谁?这是谁?”




他笑着走过去,径直搭上一个人的肩。几乎是第一时间。




也几乎是第一时间,那个人也朝他看过来,于是两人短暂地对视了几秒,而后黏在一起的目光又快速分开。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小朋友一边尽心尽力地做着现场还原,一边愤愤不平地想:为什么那个人就算是化了那样的妆也还是那么好看啊!




[超不服气的.jpg]




*




敖子逸对马嘉祺其实一直挺不服气的。不服气他明明化了不甚美好的妆容却依旧好看,不服气他一副好脾气的样子对谁都温柔体贴,不服气他一笑自己心里就软绵绵的那种感觉。




三爷气鼓鼓地嘟起嘴,又懊恼地揪揪头发,心想那种动不动就内心柔软的人要怎么当老大嘛!




难过没多久,小孩子心性的他又很快地转移了注意力。




接着那对可爱的鹿角被戴在了他的头上。敖子逸随意地席地而坐,一对鹿角随着他的动作在头上晃来晃去的,脸上也带着明晃晃的笑容。




或许是他的举动太过引人注目,路过的马嘉祺干脆站在原地不走了。




马嘉祺仔仔细细地瞧了他一会儿,看得他都脸红了,才掐着一把温柔至极的嗓子开口说话。




“三爷,把鹿角还给小鹿好不好?”




话语也温柔地过分。




是凉凉的大水缓缓漫过脚踝的那种温柔。




“好。”




敖子逸下意识地答应,也打心底里无法抗拒这种温柔。可说完又感觉有些懊恼和委屈,只得小声地吸了吸鼻子。




奶得要命。




马嘉祺感觉有些不好,平时拽得不行的小霸王此时此刻乖得不得了。之后又摸摸鼻子,你想什么呢,他本来就是个小孩子呀。




马嘉祺郑重其事地接过了敖子逸递过来的鹿角,像是一场重大的交接仪式。接着很顺手地摸了摸他看着就很顺滑很好摸的头发,最后理所当然地来了场对视。




棋逢对手。




正大光明。




人世间好像都交互出那么一点光亮。




[他的眼睛真的是亮晶晶的耶。]




[发烫发亮,像火一样。]




[却又像小鹿斑比一样湿漉漉的。]




马嘉祺惊喜地想着,接着温柔地同时笑出虎牙和兔牙。




*




马嘉祺觉得敖子逸简直就是一个大型挂件。




“能不能让我们抱几秒?”




敖子逸冲过来抱住他的时候,马嘉祺还是一脸懵逼的样子。不待他反应过来,敖子逸还使着劲儿带着他往后走了几步。由于身高的问题,小朋友只得悄咪咪地踮起脚尖,才能勉强把自己挂人家身上。接着小朋友又傻呵呵地乐了起来,因为另一个小朋友伸出双手环住了他。




——他们完成了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拥抱。




场上的气氛有些凝滞,台上的两个穿红色衣服的小朋友却肆无忌惮地互相拥抱。他们穿着热烈的红色,在热烈的年纪里热烈地拥抱。




他是水,涓涓细流,温柔隽永。




而他是火,永远年轻,永远热情。




温热的呼吸洒在了彼此的颈间,酥酥麻麻的感觉很舒服。




然后他听见他在耳边说:“加油哇。”




于是心中燃起永不熄灭的火焰。




*




“上次抱我你踮脚了。”




马嘉祺说这话的时候敖子逸正在跟弟弟们玩游戏,听到这句话立马变了脸色,杀到马嘉祺旁边,手忙脚乱地捂住了他的嘴。




“你乱说什么呢!”




瞪着眼睛气急败坏的样子,却没有很大的威慑力。




马嘉祺扶住他的肩膀,防止他不安分地动来动去,然后一本正经地开口。




“我说我比你高。”




听到这话,敖子逸立马想要踮脚耍赖,奈何被压制着动弹不得,于是刚露出的一点小得意的表情立马消失,整个人都没了精气神,像个扁了的气球,委委屈屈。




接下来他的眼神却又一点一点地亮了起来,最终变得比雪还亮,比火还烫。




因为他听见马嘉祺说。




“接下来就是你比我高啦。”




哥哥蹲下身一点,俯视的状态变成了仰视,眼睛里的温柔如水般绵延不绝。




于是敖子逸的眼里也出现了汪洋大海。




*




“上次机场你摸我手了。”




敖子逸说这话的时候马嘉祺正在吃覆盆子冰淇淋,听到这句话立马呛住了,一些冰淇淋还沾在了脸上,像只可爱的小花猫。




不过马嘉祺还是镇定些,坐在座位上没动,只说。




“你在意吗?”我摸你手这件事。




敖子逸眨眨眼睛,又是亮得让人心动的样子。他从容地跨过桌子和椅子,像那次机场上马嘉祺跨过风和人群来到他身边一样,也来到他身边。




“在意。”




“你很好。”




“我很在意你。”




他对他说,也对他笑。




于是马嘉祺的心里也燃起一把火。




*




敖子逸对马嘉祺不服气。




但对于马嘉祺宠他这件事,他心服口服。




*




马嘉祺觉得敖子逸是个大型挂件。




后来他们成为了彼此的大型挂件。




*




*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团火,路过的人只看到烟,但是总有一个人能看到这火,然后走过来,陪我一起。




我在人群中,看到了他的火,我快步走过去,生怕慢一点他就会被淹没在岁月的尘埃里。我带着我的热情,我的冷漠,我的狂暴,我的温和,以及对爱情毫无理由的相信,走得上气不接下气。




我结结巴巴的对他说,你叫什么名字。




从你叫什么名字开始,后来,有了一切。*




这人间烟火。






END






*标*号这段话网传来自梵高




*大概就是想说+7像水而11像火,他们互补融合乃至也有了对方的元素,在一起时能够发光发亮。烟火这段就是他们遇到了彼此,命定与知己。




*我在说什么(。







评论

热度(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