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亩星河

《距离》【航鑫,现实向,短】

箜楼:

【又陷入了屠夫家的又一对cp(来自家族饭的扶额)




好喜欢拿铁组,好喜欢我们航鑫,专门新开个号就专注发关于拿铁组的文字好了




希望能和拿铁组长长久久地走下去】





【写完觉得写得不够好,正主实在太甜……我心中的程程非常独立也很可靠,航鑫彼此的依赖一定是相互的】





01.


 


 


“瞧见我第二个恋人没?小黄哥在找他。”


 


“你怎么还在玩这个梗,程程在练习室。”


 


“他又在单独练习了?”


 


“是啊,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多倔……”


 


现在正是午休时间,黄其淋和敖子逸不大的议论声在安静的休息室里就显得格外响亮。其他的练习生都光看着还没说话,结果敖子逸一句抱怨还没说完就被沙发后头一个噌地起身的人影给吓退了回去


 


“丁程鑫又去训练了?”平日里是温和的语气现在却生生冷下几分


 


“班长……”敖子逸诧异地扫了沙发一眼,似乎是在疑惑黄宇航到底为什么会从沙发后面跳出来的,末了才说:“程程在练习室里练舞,音乐开的很大,我喊他他都没听见。”


 


黄宇航板着脸点点头,没有做声。敖子逸撇过头去和黄其淋对视,黄其淋冲他耸了耸肩膀,又转过脸对黄宇航说道:“班长,你去找程程吧,估计他也就比较听你话了。”


 


黄宇航对这句话不置可否,沉着一张脸就出去了


 


 


02.


 


 


“一,二,三,四,顿一下……”丁程鑫一边重复着动作一边在心里默数着拍子,在老师今天批评的地方还特意多留心了一下。额上豆大的汗水滴下来挂在他长长的睫毛上,他都没来得及分心去擦


 


练习室的门忽然被人拉开了,来人力道有些大,玻璃门发出了不小的‘咣当’一声响。丁程鑫的脚步顿了一下,可立刻下一动作又顺畅地接了上去,甚至都没分一个眼神给门口那个方向


 


黄宇航在门口站了会,面无表情地看着丁程鑫明明有些力竭却还在努力抓稳每一个动作的力道,眼神不自觉地愈发凌厉


 


音乐声戛然而止,丁程鑫把举高的手臂垂下来,抹了把额上的汗,看着面前一步步逼近的黄宇航道:“你干嘛?”


 


“我问你干嘛才对,你干嘛这么不要命的练习?”黄宇航蹙着眉走近前来,把一条毛巾糊到了丁程鑫汗湿的脸上:“擦擦,看你这一头汗。”


 


丁程鑫接过毛巾擦干了脸上的汗,又搭到头顶上揉了揉吸收头上的汗水,然后朝黄宇航露齿一笑


 


“别以为笑笑就没事了,你能不能注意节制一点。”黄宇航仍是皱着眉头一脸的不满,心里却不禁觉得自己这样活像个老妈子


 


可他确实控制不住的担心丁程鑫。这个看上去阳光开朗笑容可甜的家伙狠起来是几乎不要命的那种,为了得到进步甚至可以没日没夜地练习。自从他和丁程鑫分别成为两队的队长带着各自的队员练习和月考之后,他发觉丁程鑫训练起来似乎背负了更大的压力。他嘴上不说,可黄宇航看得出来


 


“你不用操心我,多练习是有好处的,”丁程鑫把毛巾一把甩上肩头,然后另一只手就过来勾黄宇航的肩膀,边笑嘻嘻得像只小狐狸一样:“我们黄班长婆妈起来真是让人招架不住啊。”


 


“我婆妈?”黄宇航冲着丁程鑫比比拳头:“你是不是皮痒了?”


 


“哎呦哎呦,”丁程鑫眯着眼睛笑着求饶:“我错咯我错咯,黄宇航你手下留情呗。”


 


看着那张近在咫尺的笑颜,黄宇航举起的拳头慢慢松了开,转而附上了那还有些湿漉漉的发顶


 


“我还有几个动作觉得不太顺畅,待会儿你教教我呗?”


 


“行,你先去休息一下再说。”


 


“得嘞,哎,冰箱里有没有雪糕啊?”


 


“你现在不许吃冰的!”


 


“哎黄宇航你嘿烦!”


 


 


03.


 


 


“黄宇航黄宇航,你过来过来。”


 


丁程鑫的大嗓门在十米开外都能听得清清楚楚,黄宇航抱着待会拍节目要用的一筐篮球吃力地朝着丁程鑫的方向走过去


 


“你快点!”好像嫌他移动速度慢,丁程鑫的嗓门又大了一倍


 


“我这不有事吗!你非喊我!”黄宇航一脸汗颜,嘴上抱怨不停,脚步却是加快了往那边走过去


 


黄其淋和敖子逸在远处见怪不怪地瞥一眼,又把注意力转移开了


 


“怎么了?”把怀里的那筐篮球搁到了地上,黄宇航喘了口气,叉着腰看向一脸兴奋的丁程鑫


 


丁程鑫兴冲冲地指着前面的游泳池,扭过头来对黄宇航说:“等会儿录完节目咱们下去玩水吧!多凉快啊!”


 


黄宇航觉得头上仿若有乌鸦飞过:“你叫我过来就为了这个?”


 


丁程鑫兴奋地点点头:“是啊。”


 


黄宇航仰天长叹一口气,俯下身重新抱起了地上的篮筐走回去了


 


 


 


录节目的时候毫不意外又是黄宇航和丁程鑫分在一组,这次比的是两组在规定时间内投的球数的多少


 


幸好不是比默契。黄宇航在听完规则后默默松口气。他和丁程鑫谜一样的默契度实在是让他很不放心,先是有双人跳绳的惨败,后又有双人踏板的遥遥领先,差距悬殊的默契度让他们俩自己都心照不宣地不愿提起默契的问题


 


其实不止默契问题,有很多很多的问题两个人都避而不谈


 


说句实话,黄宇航心里清楚,要是去问练习生们丁程鑫和谁的关系最好,他们一定会不假思索地回答班长黄宇航。他们似乎已经习惯在分组或是选人的时候把他们两个分到一块,甚至于粉丝也调侃说丁程鑫有考拉属性,只要找到黄宇航一定就能找到丁程鑫。最初黄宇航觉得没什么,他和丁程鑫还挺投缘,进公司的时间也差不多,两个人一直都齐头并进的,身边跟着个丁程鑫也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可自从形形色色的话语听多了后,他确实有些在意起丁程鑫了


 


在意什么他也不大清楚,但是就是会格外在意与丁程鑫的互动,甚至在意起丁程鑫和他说话,相处时不经意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


 


然而他发现,现在的丁程鑫似乎越来越不一样了。他也要和黄宇航一样带队员,他也带上了能独当一面的使人心安的感觉


 


不知是不是错觉,他觉得丁程鑫似乎不怎么粘在他边上了


 


他有点不习惯,于是就更在在意和丁程鑫的互动了。他很担心,丁程鑫如果离他越来越远,会变成一个他不熟悉的丁程鑫


 


那样可糟糕了


 


“哎,该你了。”


 


直到肩膀被人轻轻顶了顶黄宇航才恍然从思绪中抽离出来,然后他就发现自己在看着丁程鑫投篮的时候走神了


 


他急忙接过丁程鑫手上的篮球,无视对方投来的不解的目光,走到了三分线外开始投球


 


他投的不太走心,不过好在有丁程鑫力挽狂澜,他们一球险胜黄其淋和敖子逸那一组


 


“哎,我果然是个渣渣。”黄其淋捋了把刘海,毫不在意地自我调侃了一句


 


“你不是渣渣,今天黄宇航才是渣渣。”丁程鑫抱着球瞥了黄宇航一眼,伸出一根食指左右摆了摆,一脸嫌弃:“不知道在那神游什么。”


 


黄宇航无声地瞪了丁程鑫一眼,伸手到他后脑勺把他的脑袋往前一按,然后又把人扯回来勾住脖子,拼命呼噜头毛:“丁程鑫你真是欠揍我跟你讲!”


 


丁程鑫又是笑又是叫,不过倒也没有挣开黄宇航的意思


 


黄宇航看着那人笑得有些微微发红的脸颊和眯起的双眼,心里觉得踏实了些


 


嗯,这样的距离,很好


 


 


04.


 


 


“现在的目标是什么呢?”


 


“嗯,想成为师兄那样的人。”


 


坚定地给出了和以前的自己相似的答案,丁程鑫结束了节目后的一个小小采访,一出来就看见了被练习生们簇拥着的黄宇航


 


黄宇航真是个无时不刻都在闪光的人啊,练习的时候大家都爱找他指导,私底下也都喜欢和他亲近,不管怎么看,黄宇航好像在练习生中就是发光体一样的存在


 


丁程鑫没有过去加入他们,而是自己伸了个懒腰走到了沙发上坐下


 


最近随着他们节目的增加,他们所受的关注也越来越多,公司为了好好地锻炼他,让他和黄宇航分开带队。丁程鑫明白公司培养他的意图,他也希望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然后变得越来越优秀


 


要变强的决心一天比一天更强烈。丁程鑫也明白他那股拼劲里隐隐含着的一个原因


 


他希望和黄宇航越来越近。不只是他身边只能是他,而且要和他一样厉害一样棒


 


如果他能和黄宇航同样厉害同样可靠,就可以分担黄宇航的压力,和他并肩站在一起,齐头并进


 


他要成为一个不止依赖着黄宇航挂着黄宇航,还能和黄宇航风雨同舟的人


 


黄宇航也说过,希望能和师兄们一样,登上更加广阔的舞台


 


那就让他们一起,把彼此的距离拉近,把梦做大,在追梦路上成为彼此的肩膀


 


 


05.


 


“你坐在这里干嘛?”身边有人落座,丁程鑫侧过脸笑了笑


 


“在想事情。”


 


“想什么?”黄宇航的脚自然而然靠过来,两人膝盖碰膝盖,大腿相贴


 


“想……”丁程鑫摸了摸下巴,笑得像只小狐狸:“想你,信么?”


 


“真的假的?”


 


“假的。哈哈。”丁程鑫一边大笑着一边使劲把黄宇航的膝盖撞开


 


黄宇航愣了一下,回过神就扑过来一个使力把人按倒在沙发里挠痒痒,一头微卷的头发被他呼噜来呼噜去,乱蓬蓬得像个鸟巢


 


丁程鑫被他闹得红着脸笑,一边推他一边喊我错了我错了


 


嗯,这样的距离,特别好


 







评论

热度(75)

  1. 半亩星河箜楼 转载了此文字